天空中那些观看的修士,见状连忙散开一边。

张青松闷哼一声,双手缠绕着白芒仙力,紧紧抓握着那龙头,猛然一拉将那金龙撕碎开来,踏空站立,俯瞰着擂台上的萧齐。

“真麻烦!”

张青松的衣衫开始鼓动起来,一道玄之又玄的气势爆发而出,两只手抬起在虚空中犹如弹钢琴一般,有节奏的敲击起来。

足足敲击了十下,他的面前就凭空出现了十柄散发着白芒的光剑。

张青松吐出一字:“凝!”

只见,这十柄光剑猛地一颤,剑尖朝着下方,组成了一个圆圈,开始转动起来。

萧齐长笑起来,抬头看着天空那十柄光剑,随着转动的次数,不断的幻化出更多的光剑,眨眼间数百道光剑悬浮在空中。

嘶。

在场的修士们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开始担心萧齐能不能接下来了。

擂台下,人群外围,萧峰和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起,他们的身旁都是一些穿着黄色衣衫的人。

中年男人,自然就是武道家族里的东海龙家之主,龙傲天,武王修为。

龙傲天旁边站着一个黄裙女子,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与萧齐 差不多岁数的龙瑞玲,她自幼跟随其父龙傲天学武。

如今也是一名武师的境界,得以使得容颜不老。

“齐哥!”

龙瑞玲眉头紧紧皱。

她不明白为什么萧齐不继续出手,直接将张青松打败,反而任由张青松施法。

虽说她不认为萧齐会输,但现在她有点担心了,因为天空中那数百道光剑变的更多了。

如今已经变成了千道!

龙傲天脸色平静道,“萧齐这小子不错。”

闻言,萧峰眼神一亮,连忙道:“是吧,那什么咱们商量商量亲事?”

萧齐与龙瑞玲两人可以算是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他对这丫头也是很是欢喜,再加上他们四大家族之间的密切来往。

萧家与龙家若能喜结连理,那可就太棒了。

一旁的龙瑞玲听到了顿时脸红起来,看向萧齐时,脸上的担忧不禁小了一些。

“哼,这小子赢了再说吧。”龙傲天冷哼起来,看向擂台上那个傻小子。

萧峰哈哈一笑。

擂台上。

张青松看着下面的萧齐道:“萧道友,认输吧,这千道光剑若打下去,我可无法保证你可以完好无损的。”

萧齐看了头上悬挂着的千道光剑,他的目光充满了霸道睥睨之意。

“吼!”

萧齐仰天长啸起来,满头黑发狂舞起来,一股恐怖的能量从他周身弥漫开来,金黄色的武气充斥在擂台上。

见状张青松摇了摇头,抬起右手向下方挥去。

咻咻咻!

千道光剑,密密麻麻的向擂台坠落。

萧齐的肌肉变得坚硬起来,皮肤上面好似披了一层薄薄的金片,只见他抬头盯着那些坠落下来的光剑,眼皮也不眨一下,一跃而起向张青松飞去。

当光剑刺击在他的身上时,犹如玻璃撞到坚硬的石头上面,一个个接一个的裂开,同时萧齐用手拨开一些光剑。

张青松瞪大双眼,这是个什么怪物。

正在他愣神之际,萧齐已经出越过他的头顶,金黄色的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向着张青松的头锤了下去。

恐怖的音爆声响起,直接将其轰入擂台下,直接让擂台倒塌下去。

萧齐站在空中,目光如剑让人不敢直视,金黄色的武气缠绕其身,宛如一位武道神人一般!

周围的修士们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就是武道的力量吗?

竟然如此恐怖!

龙瑞玲长出一口气,看向天空中站着的萧齐,美眸中泛起光彩。

萧峰看向龙傲天,道:“我说老龙啊,这婚事我看也快了.”

龙傲天冷哼一声,不知可否。

废墟之中,张青松一身狼狈的站起,摸着他的头,只觉脑子有点迷糊,赶紧摇了摇头,一脸苦涩的看着上方的萧齐:“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萧齐哈哈大笑,落在张青松面前抱拳道:“承让了!”

在场一众修士,无不惊叹,响起了雷鸣般掌声。

很快,相关的人员便将擂台再次搭建起来,比之前更加坚固,由五位地境中成的修士所搭建,可以承受一次地境大成的攻击。

张青松输了后,便走下了擂台,站在一旁观看起来,他倒是要看看可有仙修亦或者佛修可以将擂台上的这个武修打败。

“那么,可还有哪位朋友打算上来切磋一二?”萧齐站在擂台上,朗声道。

所有人在各自观望起来,他们也想看看可还有人会上前挑战他,连道宗的张青松都落败了,不知可有其他人可以与这武修一战。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上来,萧齐摇头:“既然没有人,那么我就下去了。”

萧齐再看了一眼全场,见还是没人,就要把擂台让出去时。

一个声音响起。

“萧道友,不知贫僧可否与你相战?”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穿着破烂的年轻僧人,嬉笑着脸走上擂台,看着萧齐。

当看清来人身份后,不断的有人低声说道:“这个看上去有点落魄的僧人是谁?也是佛门弟子吗?”

“乖乖,这个来头可不小,多难菩萨的亲传弟子,疑是真佛转世的少难。”

“哦?就是那个十二岁就突破成为菩萨,但是又将自己境界斩掉重修的那个疯子吗?”

一片议论,惊叹的声音不断响起。

少难如今的境界他们也都看出来,玄境小成,而且如今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

如果对上高他一成的萧齐,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居一时犹豫起来,毕竟少难曾经可是达到过菩萨境,也就是地仙境的人。

“你就是癫僧少难?”萧齐一脸肃然看着面前嬉皮笑脸的少难。

他父亲萧峰告诉过他,佛门里有一位极其年轻的妖孽,十二岁就突破成为菩萨,然鹅,在他成为菩萨后第二个晚上,少难不知为何长笑摇头,当场自斩境界,说:“佛在心中,境界皆空,我要重修一次,一念成佛,直达彼岸!”

那一夜后,少难告别佛门,游走天下。很多人都说他疯了,居然想着什么一念成佛,明明他都菩萨境了,再上前就成佛了,居然搞这种事情。

哪怕此时重修的少难只是玄境小成,但他不敢轻视一位曾经突破达到过菩萨境的存在,那可是相当于他们武修里的武王境!

“道友,你这样说贫僧,贫僧可就嗔怒了哟,来吧来吧,贫僧让你一只手。”少难和尚佯怒道,接着一脸惬意的挖起了耳洞,吹弹开手指上的某些东西。

萧齐微微一怔,随即严肃起来:“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和你较量较量。”

话音落下,只见萧齐纵身跃起停在空中,随后体内真气涌动,朝着少难和尚俯冲而下,似有神龙下潜之势。

“降龙爪!”

五指弯曲成爪,致使空气荡漾,体内真气凝聚于手中,爪向少难和尚。

现场的修士见状,不禁屏气凝神,因为萧齐的这一击的威力明显比对付张青松时更加凶猛。

然鹅,只见少难和尚面对萧齐这般攻势,竟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淡定的举起左手放在嘴边,念道,

“阿弥陀佛!”

砰!

磅礴的佛力顿时爆发出来,此时少难浑身金光,形成金刚不败之躯。

萧齐犹如炮弹一般,横飞出去,砸进了人群里。

做完这一切,少难和尚再次念道一声佛号,一脸惬意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现场众人,包括萧峰等人都是一脸惊骇。

这是玄境小成该有的实力?

“不可思议。”有人颤着声音道,“玄境小成的境界,居然打出了玄境大成才有的实力!”

“这就是癫僧少难吗,太恐怖了,地境之下第一人当之无愧!”

“他这一次重修境界,让他变得更加强悍了。”

“这一次妖域是真的要头痛了!”

在众人惊叹之时,少难和尚瞳孔骤然一缩,目光望向燕京城外,嘀咕道:“好重的妖气。”

燕京城外。

秦风三人已经抵达燕京。

清风散人驾车直入城内,停在路旁。

“先生!您要去看看斗法吗?”清风散人看着后视镜的秦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来时,他也跟秦风说了关于斗法一事。

秦风瞄了一眼牛三千,淡淡道:“去看看也不错。”

“好的先生!”

汽车再次启动,不一会就来到广场附近,在清风散人的带领下,秦风和牛三千来到旁边的一间高楼进入一间豪华的房间。

里面有一块宽广的玻璃窗台,正对下方的广场擂台,观望起来。

“那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和尚是什么人?”

秦风看到了少难,好奇起来,因为他注意到,这个人身上有很深厚的佛力蕴藏在体内。

似乎有所感应,少难和尚同时向秦风这个方向望去,不过。

他的目光则是死死盯着旁边的牛三千。

清风散人闻言,往下方看去有惊讶道:“是他,没想到他也来了,”随后转头看向秦风。

“先生,他是佛门六菩萨之首多难的弟子,少难。”

接着,清风散人将他的过往故事说了给秦风听。

“这样啊!”秦风点头:“这是个有些神奇的人!”

一旁听着的牛三千大吃一惊,没想到下面那个看上去有点邋遢的和尚居然这么腻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