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背负双手,扫视全场。

当他的目光从众修罗脸上划过时,他们纷纷低头,不敢看。

场面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

罗常天可是合道二十重的强者,方才那一击是何等强悍,但是就这样最强的一击。

却被秦风轻松的打破,如今生死不知。

秦林尴尬的转头瞥了一眼身旁的罗茜,见她很是担心,吞咽道:“没,没事的,大爷爷肯定放水了......”

秦昊望着方才罗常天倒飞出去的方向,貌似咱亲家倒下去了。

“陛下,你可看出他来自哪个世界?”少女诧异道。

方才,秦风这一击肯定是动用了体内的力量了,可,以她的眼力却是看不出。

少年眸中两道耀眼的光彩闪烁,目光在落在秦风身上,沉吟片刻,吐字道:“幽天!”

闻言,少女内心十分震撼。

“居然是那个世界的......”

话未说完,少年已然朝她望来,摇头示意其不要再说下去。

少女见状,点头沉默。

“快,快去找老祖!”

“对对对,我们还有王境的老祖在!”

“你们几个赶紧,去找他老人家!”

剩下的罗常地和一众长老心颤的同时,又有些期盼起来。

他们还有王境的老祖在,只要他老人家出手了,秦风肯定不是对手。

毕竟他们的老祖可是一位王境六重的阿修罗王!

一身修为早已达到通天的地步。

少年在远处见他们这般有些癫狂的样子,摇了摇头。

方才的一番战斗波动,他们的王境肯定感受到了,要出来的话早就出来了。

这群家伙,难道没有反应过来吗?

“不用这么麻烦,你们的老祖被我打晕了,就是一个王境六重的老修罗嘛。”秦风见他们要去叫人,于是淡然道。

秦风的声音如天雷震响般,传遍开来。

“不可能!”

所有修罗闻之色变,各个都是一脸不信的样子。

他们的老祖可是一位王境六重,是活了不知多少岁月,是和十殿阎王争雄过的强者。

这等存在,岂会被人打晕?

开什么玩笑!

“不信?那好,我就将他抓来。”

秦风抬手从面前的虚空穿透进去,右手不知伸向了何处,很快的又抽了出来。

还抓着一个三头六臂的修罗,秦风将之丢在地上,道:“可是这个?”

嘶!

所有的阿修罗族人,就连秦林身旁的罗茜都倒吸一口冷气。

“老祖!”

因为,秦风抓出来的那个老修罗正是他们的老祖!

一位修行魔道,成为魔王的强者,如垃圾一般被丢在地上。

张铁和秦林两父子,他们虽然早已知晓了秦风是一位王境的存在。

但是,现在看到一位王境六重的王者,也倒在了秦风手上。

他们的内心是难以言语的激动和震撼,望着前方的那个白袍青年。

他到底是有多强大!

秦风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老阿修罗,心中暗道:“偷袭我,换作别人,我早就打杀了!”

回想方才,秦风将那口黑金棺椁唤到身旁,研究观望时。

这个阿修罗的老祖,突然朝他发动进攻,恐怖的一击将秦风所设立的结界震荡起伏,掀起恐怖的灵力风暴。

许久,待到风暴散去,老修罗懵了。

方才那个位置没有了秦风以及那口黑金棺椁。

“什么情况?那个人被风暴卷死了,这个还能接受,但那口棺椁不是很强的吗?”老修罗嘀咕起来。

突然,只觉别后寒毛立起,当老修罗转头看向身后那一刹那。

他好似收到了巨大的撞击一样,被砸入了地底。

那个砸他的正是秦风。

只见秦风一只手将那黑金棺椁抓起,向那老修罗飞身而去,手起棺落......

王境的躯骸竟然也杠不住这口棺椁,在秦风拍了十几次后,老修罗便晕死过去。

而那口黑金棺椁,则是被秦风继续放在了那个血池底部。

“唔,等会走时要记得带上那口棺。”秦风心中暗道。

在秦风思索间,一众修罗脸上露出绝望之色。

族长被打飞出去生死不知,族内唯一的王境老祖,如今在地上躺尸。

这一刻,众修罗悲从心来,咬牙切齿的盯着下方的白袍青年,敢怒不敢言。

秦昊见此,不由开口道:“大伯,咱这样是不是闹大了。”

呃,见他们这般样子,为啥他有种强抢民女,然后毒打一方良民的感觉。

身旁的张铁,则是一脸淡然,这种事情,在地界他见惯了。

甚至张铁觉得秦风这般做法,已经是很温柔了。

“哦!差点忘了你们两个。”秦风眸光红光闪过,看向天空另一边站着的两人。

不好!

少年见秦风朝他们两个看来,心中暗道一声,便要抓着身旁少女离去。

咻!

“两位,准备去哪?”却见秦风已然站到了他们面前。

整个阿修罗境,瞬间静下。

一切都被定住。

少年和少女脸色一变,只有他们和秦风可以动弹。

“空间静止?”少女声音惊讶道。

“不对,是时间的力量!四周的时间由内而外的全部静止!”少年眼中闪过一股凝重。

时间和空间,这两个看似一样,然内在却是差别很大。

空间静止,是上下四方的一切外在表现都停止住。

时间静止,则是更加恐怖,不管内在亦或者是外在,都是静止定住。

“你仔细看下面那些人,他们的体内的一切都是被定住的,就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少年沉声道。

“的,的确!”

少女的目光当即望了过去。

“在下叶天,旁边这位是我的侍女秀云,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少年叶天自我介绍起来。

同时暗中打量起秦风,暗道:这个人很强,真不愧是那个世界的生灵。

“我叫秦风,你们两个看上去可不像是本地人嘛。”秦风淡然开口,身形一闪。

出手向少年喉咙抓去,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半秒时间,秦风的大手就扣住了这个名叫叶天的喉咙,好似只要微微用力便可以将其捏碎。

“陛下!”秀云过了,快一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惊呼。

说话间,体内的力量爆发而出,抬手便要往秦风脖子,手刀砍去。

这一股气势,已然达到了合道一重的境界。

“秀云!”叶天沉声道。

听到叶天的声音,秀云眉头皱起。

当自己的手距离秦风的脖子仅仅只有一两厘米左右,便硬生生停了下来。

秦风眼睛一眯,道:“陛下?看来你的身份非同凡响嘛。”

说完瞥了一眼旁边的叫作秀云的少女,淡淡道:“把你的手收回去吧,你真好运,如果不是他,恐怕你已经废了。”

秀云俏脸阴沉,一动不动,盯着秦风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叶天的修为仅仅是恢复到了落魄境,而她也不过是合道一重。

现在可是麻烦大了!

“放下来吧,秦风道友若要杀我们,早就下手了,道友,可否不再玩耍,将手松开?”

纵然被秦风掐着脖子,叶天仍然很是淡定,柔声道。

好似,此时被掐着脖子的人,不是他一样。

秦风见他这般,轻笑起来,道:“善。”

随后,将手从叶天的脖子上松开,抽了回来,藏进袖子里。

同时瞥了一眼旁边的秀云。

叶天抬手将秀云拉了回来,让其站在身后。

见的秀云一脸不甘心,却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样子,秦风不由再次笑了起来,然后正色的看着叶天。

方才出手,只不过是单纯的想试一试眼前这个少年罢了。

没想到,这少年居然看出来自己的想法,既然如此那便算了。

直奔主题!

“你们来自哪里?”

他毕竟只是传承了尸王残存的力量,以及获得了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

除了知道僵尸是来自三界之外,其他便不知晓了。

现在,既然给他碰见了两个外来的生灵,那必须得了解了解。

说不定,以后他在外面找到了僵尸同胞咧。

“我们来自玄天世界!”叶天说道。

“玄天世界是哪?距离三界远吗?”秦风好奇起来。

叶天和秀云一愣,看着秦风难以置信。

“道友,你我皆是来自外界,这种话你也好意思问的出口?”叶天懵了。

大家都是从外面的世界进来的,可以说都算是对这整个世间的划分,无比熟悉的。

好家伙,你现在居然问我玄天世界是哪?

秦风看他们这副表情,暗道:莫非,这个是他们这些外界生灵的常识不成?

“唉,道友啊,真不知怎么说你好。”叶天心中很是纳闷。

莫非,秦风道友在进入这一个世界后,觉醒时记忆收到了伤害?

念及于此,叶天不由有些可怜起秦风,唉,一个幽天世界的生灵,居然脑子出问题了......

也罢,看看能不能让秦风道友回忆起来。

“道友,就这么跟你说吧,除了这个世界,外面还有八个世界存在于混沌之中,也就是说,混沌之中有九个世界存在,它们分别位于不同的方位。”

叶天开始解释道。

“这个三界便是九界中的一个,他也叫变天世界,位于混沌之中的东北方,而玄天世界则是位于混沌中的北方。”

顿时,秦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没想到,混沌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多世界存在。

而三界居然叫作变天世界!

“那变天世界和玄天世界距离有多远呢?”秦风不由更加好奇起来。

叶天肃容: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一名王境,那也得花上个十亿年,才能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