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恐怖的气息从器灵手中的那个小金锤上,爆发而出,直冲结界壁垒。

“成了,成了,哈哈哈哈!”鸟笼内老人,感受到如此圣威,这是最后的一击了!

在他看来,胜负快要知晓了。

“哼,闭嘴。”姜若曦拍了一下鸟笼,喝道。

随后,目光望向了那远处天空站着的那个拿着金色小锤子的灵体。

“天阶圣器?”

姜若曦饶有兴趣的打量着。

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出,那个器灵所有的圣力都汇聚在小金锤上,一锤过后,那道灵体便会陷入沉睡。

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圣力!

秦风目光精忙闪烁,笑道:“原来如此,天阶圣器全力的一击,威力等同于王境四重的全力,了不得,了不得。”

就是蓄力未免也太漫长了,终究是外物。

不过,这样的外物,多了不压身。

秦风安静的站着天空的另一边观望着。

接下来,就看那器灵会在什么时机打出这一击了!

只有一次机会。

“震天!”老人内心忐忑起来。

除了姜若曦外,旁边还有一个秦风虎视眈眈,如今这个情况,不知震天可否一击中两个......

如果无法做到一击两个,纵然能把那女僵尸击退了,那也还是处于危机!

唉,如今只能靠他一人了。

每一件圣器,它们都已然诞生出了自我意识,而天阶品质的圣器,意识和一个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有过之。

器灵震天,眉头一挑,缓缓睁开双眸,两束金光从它的眼内迸射而出,现场的情形瞬间便被它看出。

“一招只有一招的机会!”

震天内心如是道,握着锤子的手,不由加大了力道,眼珠不断的在秦风和姜若曦身上打转。

这两人的距离分别一左一右的站着,相隔了约莫几百米。

“这种时候就是看你这个器灵的智商高不高了。”姜若曦美眸中充满了玩味,瞥了一眼鸟笼里的那个老人。

接着,将其放在虚空之中,让其观望。

然后一步迈出,借助空间神通,出现在器灵的面前,一双美眸盯着它看。

器灵震天,面无表情,低着头看着面前这个少女模样的僵尸,心头暗道:他们的距离此时相隔千米。

如今它体内没有一点圣力,也就是说只能先肉搏了!

毕竟是天阶圣器,它的身躯可是足以和王境媲美。

“呵!”

器灵震天一声冷喝,左手挥拳向姜若曦的脸打去,毫无半点怜香惜玉。

拳未到,风先起!

如此短距离的一拳,爆发出来的拳风吹乱了姜若曦的头发,令其长发飘荡。

待到拳头距离她的脸庞只有五六厘米之时。

砰!

巨大的沉闷声响起,正是拳头撞击在身躯的声音。

“哼!”器灵震天闷哼一声,瞳孔瞪大。

只见他的拳头硬生生的停在了距离姜若曦的脸五六厘米处。

原来,千钧一发之际。

姜若曦一记下沟拳,雷霆迅猛般击打在震天的腹部,使其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

“你不知道女孩子的脸是不能打的吗?”

姜若曦收回了拳头,怒目盯着器灵,然后暴喝一声,朝着他的脸上轰击过去。

轰!

宛如被一辆急速飞驰而来的大型卡车撞击一般,器灵被直接撞飞到十里处的结界壁垒。

器灵在这被撞飞的过程中,想要尝试停住身形却发觉根本做不到,只能任由那恐怖的力道将其震飞。

同时,心中也在疯狂计算着秦风和姜若曦,以及他和他们两人的距离。

因为,此时他已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完了完了。”鸟笼中,老人看着这一幕,脑海之中只有一个想法:死定了,这一次!

他看不出有可以同时攻击两人的机会。

一旁天空站着的秦风却是眉头挑起,他总感觉好似哪里不对劲。

貌似,好似还真的有一个可以同时攻击到他和姜若曦的方法。

“不会是那种吧......”

秦风的目光古怪的看向器灵飞出去的那个方向。

器灵震天的气息逐渐衰弱下来,身躯有点变形,但手中的小金锤却是任然紧紧握着。

“再来!”

一道喝声从远处传出,整个结界都可以听见,正是器灵的声音。

在秦风和姜若曦以及老人的目光之中。

远处掀起了巨大的灰尘,依稀可见有一个身影急速向他们这里奔跑而来。

器灵震天!

“嗯?是准备发动那一击了吗?”

姜若曦不由疑惑起来。

难道他找到了有什么办法可以同时一击两个都中?

扭头望了秦风一眼,发现此时秦风和她距离有千米之远。

这样的距离是完全不可能,同时中招的。

看着已然疾跑到自己下方站着的器灵,姜若曦开口道:“你还想挨打?”

“你的力量和速度的确很强很快,但是,不过如此。”

器灵抬头望着姜若曦,挑衅开口。

身影一闪,继续向前奔去,最后站在了秦风和姜若曦两人的中间,形成一个倒三角之势。

这是最近的距离了,器灵面色无比的凝重,身形还未来的及稳住,持锤的右手悍然朝着地面砸去。

轰隆!

一声巨响,恐怖的圣力爆发冲天而起,顿时激发出了一道千米的恐怖光柱。

秦风和姜若曦瞬间被这一道白光包围笼罩,而在这恐怖的光柱外表,不可言状的圣威激荡四散。

鸟笼里老人额头直冒冷汗,但是双眼却是一亮,“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震天干的漂亮!”

他算是看来出来了。

震天是将圣力完全分散发出,而不是集中在一起形成一道粗壮的冲击波。

若是集中在一起发出的冲击波,范围小,威力强。

而一开始就分散的发出攻击,范围自然就变大,威力虽然会由此变小,但是却可以同时集中两人。

在老人和器灵的眼中,这一道攻击威力虽然被缩小了。

那也是达到了王境三重的,最起码中了这一击,他们也会受伤吧。

突然,光柱之中传出一道冷冷的笑声。

紧接着有两道身影分别从光柱两边走了出来。

右边的是身穿白袍的秦风。

他从光柱内走了出来,便继续站在一旁没有言语。

左边的则是一位少女僵尸,长发随风飘荡,居高临下的看着器灵淡淡开口。

“接下来,就是你陷入沉睡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