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山丘的这一拳,没有运用何的鬼力,仅仅是凭借肉身的力量,便打出了好似撕裂空气的恐怖力量。

真不愧是一城代表,从数亿修士中披荆斩棘选出来的存在。

看着牛山丘的拳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秦云一步迈出,在这一脚准备踏落在地面的同时,双手已将飞云剑紧紧握住,一剑朝着向自己冲杀过来的牛山丘斩出。

由于之前秦云便一直紧盯着牛山丘的缘故,当见到牛山丘突然暴起向自己冲杀过来后,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体内仙鬼之力飞快运转,凝聚于飞云剑身上,瞬间让飞云剑身闪烁着光茫,一道剑气爆发而出向牛山丘冲击而去。

剑气锋芒毕露,势不可挡,在场的观众们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虽然他们不用呼吸。

而另一边,向着秦云冲杀过来的牛山丘,看着那向自己冲击过来的剑气,没有一丝胆怯,爆喝一声,一往无前的继续冲杀。

不过这一次,随着他的大喝,挥出去右拳从本来的横拳,陡然顺时针扭转成立拳,拳眼朝着天空。

牛山丘体内的鬼力猛然一震,凝聚在右拳上,气势再度暴涨,鬼气将他的右拳包裹住,嗡的一声,右拳爆射出一道漆黑的拳影!

轰!

下一刻,拳影和剑气碰撞在一起,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圆台地板上再度出现细细的裂缝,随之白色的剑光和漆黑的拳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交织在一起,顿时剑气和数不清的拳影扩散开来。

由于圆台有结界的因素,圆台上的其他代表们,都能感应到这巨大的冲击力,散发出来的力量,皆是为之动容。

圆台结界外的观众们,则是被他们两人对战而激发出来的光茫而一脸惊艳,不过他们都是强者,自然也是可以看出秦云和牛山丘两人此时的攻击达到了何等地步。

“他们两人就算不接受传渡也可以突破到天境,甚至可以成为天境中的佼佼者!”

一众强者在下面交头接耳起来,就连高空之上坐着的酆都大帝也是好像挺满意的样子,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咔擦!

一众代表脸色动容之时,他们皆是听到了一道响声,好似什么东西破碎开来的声音。

与此同时,在圆台外所有观众的目视下,漆黑的拳影陡然大方黑光,冲破了那白芒剑光,那剑光宛如玻璃破碎一般,化作了数不清的碎片零落飘散。

牛山丘继续飞驰挥拳向前,实在凶猛,竟然可以做出这般可怕的行动,犹如人间炮弹一般,轰然一声朝着秦云砸落而去。

“玛德,这个牛鬼有毒,你们不一起干他吗!”

秦云脸色大变,看着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炮弹,他的双足连忙弯曲,蓄足了势头,身形爆发而起,朝着自己的右边躲闪开来,向旁边身穿黄衫手持长矛的罗刹靠去,大有祸水东引的趋势。

而其余的代表,见到秦云被牛山丘追杀之时,他们却是也没闲着,而是在一旁等待着机会,一个可以用最少的代价,淘汰牛山丘的机会。

牛山丘不甘的怒吼起来,因为此时他已然来不及望旁边撤去,只得在半空中猛地分开双腿,做出一个马步的姿势,宛如泰山压顶一般,垂直的朝着原先秦云所在的那个位置重重坠落。

轰隆!

那一角的圆台顿时碎石溅起,周围掀起滚滚烟尘,随之烟尘之中挂出一阵大风,吹散了烟尘。

只见,牛山丘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双脚分别踩在一个到膝盖位置的洞坑,全身肌肉爆裂性的展示出来,牛鼻孔里哼的一声呼出两道可以看见的气息。

牛山丘的眼神变的凌厉起来,向撤退到右边的秦云望去,冷笑道:“哼!逃得倒是挺快的,不过,嗯?”

呼呼呼!

刹那间,背后挂起阵阵阴风,鬼气深邃黑暗瞬间将牛山丘整个身躯笼罩起来,随后,牛山丘连忙在里扎反抗,似要将缠绕住他的鬼气给撕碎开来。

因为那些鬼气缠绕在他身上时,他的身躯逐渐开始燃起了蓝色鬼火,牛山丘眉头大皱,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鬼力竟然好似随之在外泄。

不由自主的转身看向方才那阴风刮来之处,却见出手的是一名绿衣长裙的女鬼,她正是泰山城的代表,白玄!

随着女鬼白玄的偷袭成功,距离秦云此时只有几米的黄衫罗刹,手中长枪寒芒一闪,煞气和鬼气幽幽散发而出。

咻!

白地手持长枪绕过了秦云,宛如一只脱矢之箭,向着被鬼气缠绕燃起鬼火的牛山丘刺去。

只因他此时竟然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师妹白玄,这是个好机会!

轰!

枪尖须臾便来到了牛山丘的后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好似碰撞在了坚硬的铁块上,竟然摩擦出了火花。

见自己的攻击无形,白地赶紧握住长枪,向后方一个空位倒退而去。

圆台外围观的众人皆是脸色一惊,看着白地手中的长枪以及牛山丘的体魄,心中不禁赞叹起牛山丘:一柄地阶的法器竟然刺不穿他的肉身,这头牛鬼果真了得!”

以他们的眼界见识,自然能够看出白地手中的长枪散发的威能已然达到了地阶法器的级别,地阶法器都破不开牛山丘的肉身,如此强大的体魄,实在是恐怖。

按照人界地球的说法,牛山丘真的就像是一个人形坦克一般,恐怖强悍。

“好强的肉身!这个牛鬼族的家伙,体魄恐怕以及可以媲美合道一重的肉身了,他这是要继续积累!”

秦风心道,牛山丘这个家伙如今展示出来的肉身力量已然说明,他早就可以突破到天境。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看来是想要继续在落魄境中打磨肉身,厚积薄发,等待时机让身体可以容纳更多的道力时直接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不过,可惜了。

高空中,一众阎王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同僚平等王,心中不由提其感到悲哀:“平等道友这一次又要输了......”

因为,此时所有的代表都一同集火攻击牛山丘,纵然肉身可以媲美合道一重也扛不住这么多的毒打。

毕竟,圆台上的代表们,哪个不是一城中的精英,各个都有其拿手出众的东西,如今一同出手对战牛山丘虽然无法将其击杀,但是击败淘汰还是做得到的。

“上!”

其余六个代表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齐齐点头,顿时一个个身上爆发出滔天的鬼气和煞气以及一道仙气,同时向牛山丘攻击而去。

轰!

一道刀气宛如实质一般,席卷巨大的猩红煞气,从正南方向着牛山丘轰去,染红了刀气所运行之处,这是红袍鬼修,白天所打出的一击。

若由人注意到的的话,可以看见白天的表情一脸平静,仿佛这一击并没有用多少力量。

咻!

西南方丢掷出一道黝黑森寒的三角钢叉,这是由纯粹的鬼气凝聚而成的能量钢叉,可怕无比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牛山丘冲去。

哧!

一道道熊熊燃起的红色火焰从西方一连串的向牛山丘扑去,上面缠绕着丝丝仙气,同时夹杂微弱的鬼气,打出这一击的则是来自阎罗城的代表,仙鬼同修,身穿一袭灰衣道袍的李沧浪。

轰隆!

一道拳劲罡风呼啸而来,使得虚空发出音爆声响,轰然震动,冲刷在牛山丘的周围,将他连同那燃烧着鬼火,吹荡漾起来。

秦风看向那打出这一道攻击的代表望去,见是一个三头六臂的丑陋阿修罗,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名胎生修罗。

“这个修罗的体魄可以说是这些人里第三好的!”秦风双眼微微眯起,同时也没有想到,楚江城中的代表竟然会是一头修罗。

嗡!

一道震鸣声响起,却见圆台的高空中缓缓出现了一个由阴气组成的小小纯黑八卦阵图,笔直的向牛山丘压去。

“太阴八卦!”那出手的是一名包裹白色长袍的男性中年鬼修,都市城的代表,阴阵师袁飞武。

咔哒,咔哒!

一道踩踏崩碎声连连响起,却见一道巨大的由鬼气幻化而出的黑马虚影,向牛山丘奔踏而去,所过之处,虚空不由下塌。

圆台外围观的众人,见此黑马皆是扭头看向那打出这一道冲击的代表。

宋帝城的代表,马面人身的鬼马族,马六!

六种不同的攻击同时从不同的方向爆发而出,恐怖的气势席卷圆台结界之中,所有人都只能够看到里面充斥流离着三种颜色。

黑色,白色,红色,鬼气,仙气,煞气交织缠绕。

脚下的地板不断的崩碎开来,飞溅的碎石瞬间化作粉末,没一会牛山丘就被这些力量笼罩起来。

随后其余秦云以及白地,白玄三个也一同打出各自体内十分之四的力量,向牛山丘冲刷过去。

轰!

牛山丘顿时口吐鲜血,这九道力量虽然不是他们的全力,但是已然达到了合道一重的锋芒,可是他此时所在的位置却是没有办法逃开,到处都是攻击。

轰然一声后,牛山丘直接跌倒在地,头顶的八卦图就好似泰山一般将他压落在地,刀,鬼,剑,枪四气从四面八方冲刷在他的身上。

熊熊的火焰连同其自身燃烧着的蓝色鬼火,相互燃起,使得他无法动用体内的鬼力。

而随着黑马猛烈的冲撞,加上头顶太阴八卦的镇压,他直接旋转倒飞出去,撞击在圆台的结界壁上。

嗡!

一道幽光陡然照耀在牛山丘的身上,他所受的伤全部恢复,下一刻牛山丘出现在圆台结界外。

牛山丘从地上站起,脸色铁青,怒吼一声,看着圆台内的九个代表。

“玛德,你们不讲鬼德,居然真的一起群殴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