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秦广王,转轮王等巨头最先从结界内离开后,便在虚空深处原路返回。

由于天地通绝中时间的流逝和外界不同,再加上秦风刻意的调整下。

秦广王和转轮王他们出来后,外界正刚好差不多快过去了达到一年的期限,距离东西交流赛只剩下一周的时间。

也就在他们回来的路上。

张生然等巨头早已酒醒,而那些代表们也是相继醒来:秦云,白地,白玄,李沧浪等十城代表,以及来自天界的另外九个落魄境鬼修。

不过,这些代表们皆是坐在各自的席位上,闷着头喝酒吃菜。

只因,他们的面前一众王境巨头将白天,袁飞武,张如义三个代表给围在中央,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好似在询问着什么。

由于他们在四周布置了一个结界的因素,哪怕他们只是隔着四五米的距离,却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他们皆是暗中想到,定然是和秦广王等巨头有关,只因他们醒来后,便没有见到他们。

而且,也注意到了秦云身旁的秦风也跟着消失不见。

秦云低垂着头看着面前的那一盘放了不知多久的菜肴,心头嘀咕道:大哥也不见了,在我们沉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其余的代表心中皆是充满了好奇。

“说吧,我们醉酒后,发生了什么?”鬼王十二重的赵书文,站在张生然的右手边盯着中间的白天询问道。

他们酒醒后从地上起来,便发现没有看到秦广王和转轮王等巨头的身影。

以及那个将他喝趴下的那小子。

白天闻着那扑鼻而来的酒气,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说。

方才转轮王可是说了,不准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的,这一下就有点难办了。

于是,只好沉默的将目光看向自己左手边站着的袁飞武。

簇拥在众巨头中间的张生然,眉头挑起,目光从他们三个脸上扫过,见他们都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有些不爽起来。

尤其是赵书文和楚江王与平等王三个巨头,啥玩意儿?

在我们这些王境巨头的询问下,你们这些小辈竟然沉默不语。

咋地,是看不起我们不成?

于是乎,赵书文正准备开口呵斥时,只听身后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我它......”

咔擦,呼!

听到这声音,不止赵书文一个,其余的王境巨头包括张生然也一同转身看向身后,目露诧异的同时感受着那迎面吹来的狂风。

“你们怎么从里面出来了?”赵书文呆呆道。

看着秦广王和转轮王等一众巨头,从虚空裂缝中接连走出,他们懵了。

尤其是看到秦广王一身破烂,蓬头垢面的样子,好似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样子。

张生然见秦广王这副样貌,神色严肃起来,上前问道:“老秦,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转轮王,阎罗王等巨头。

皆是一惊,因为他们身上皆是残留着道力,于是便将结界扩大,将秦广王等巨头也笼罩住。

他身后的赵书文,平等王的巨头在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劲,纷纷正色起来。

秦广王和转轮王等巨头各自互相看了一眼,不由苦笑起来。

这要他们怎么说,刚才在虚空裂缝中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特别是身为这场斗的发起者,秦广王。

秦广王苦涩的看着面前的一脸关心看着他的张生然,虽然心里暖流淌过,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毕竟他们这些巨头们都答应过了后土娘娘的。

深吸口气,秦广王上前拍了拍张生然的肩膀,沉声道:“老张,相信我别问,这里面干系重大,你就当我们去虚空之中观景。诸位道友我们只是从虚空裂缝中观看了一下美景而已。”跟张生然了一句,他便转头看向赵书文等巨头。

这话说的让张生然和平等王赵书文等刚醒酒的巨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大厅两旁的代表们,见秦广王等巨头从虚空裂缝中出来,皆是一惊。

尤其是感应到了一股扑面而的恐怖威压,看着秦广王那身破烂装扮,心中的惊异无异于达到了极点。

而秦云却是眉头紧锁,在秦广王一行巨头中他没有看见秦风的身影。

我大哥不在那里面?秦云心中惊疑不定的看着秦广王。

“可是和那小子有关?”张生然眼睛一眯,盯着秦广王道。

当听到那小子时,一众巨头皆是眉心激烈的跳动,尤其是刚从虚空裂缝中出来的转轮王等巨头,身躯跟是为之一颤。

赵书文等醉酒的巨头们,顿时沉默,这个时候没有谁真的敢小瞧秦风了。

若是再想不到秦风是一位王境的巨头,那他们就真的白修了这么多年了。

张生然等巨头见秦广王身后,阎罗王和几个鬼王巨头身躯竟然一颤,心中闪过骇然之色。

“真的是那小子!”张生然瞳孔猛地一缩,盯着秦广王。

而在这些王境巨头身后默默站着的白天他们三个,将秦广王和张生然等巨头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入耳中。

他们三个互相对视了一眼,皆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出难以言语的震撼。

“秦风在虚空裂缝中打败了秦广王和一众巨头!”白天内心一惊。

袁飞武和张如义忍不住干咽,只觉喉咙很干,这么多王境巨头败在一个人手上啊!

“老张,噤声,且莫再提此事。”秦广王摇头示意不要再谈论这个,“他估计也快要出来了。”

“行,行吧。”张生然等巨头见他这般,只好作罢,将那快要到嘴边的询问压下。

秦广王等巨头皆是各自向自己的席位上坐下,他们如今只想喝口酒吃吃菜继续缓着。

张生然等醒酒的巨头互相对视一眼,不再言语,也是向各自的席位走去。

散去时,张生然回头看向白天他们三个,提醒道:“记住了,刚才你们听到的,和你们所想到的,绝对不可以说出去,否则呵呵。”

说完话后,张生然冷笑一声,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大厅上现在的气氛很是压抑,各个巨头和代表们都低垂着头品尝着美酒喝佳肴。

哪怕他们闻起来香,吃起来也香,但是不知道为何,在这一刻,他们吃喝的表情,犹如嚼蜡索然无味。

“大人,我大哥他怎么样了?”秦云见气氛这么古怪,但是却依然忍不住向坐在自己面前的转轮王,小声问道。

然鹅,在秦云看来的的极其弱小的声音,落在大厅一众修士的耳中却是宛如雷声一般。

尤其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代表们,他们虽然低垂着头,但是耳朵却是时刻机灵竖起。

转轮王嘴角一阵抽搐,内心有些暴躁起来。

玛德,当初自己如果不将秦云这个家伙带回来,而是让他自生自灭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被僵尸恐吓,后土娘娘洗脑的事情了。

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心情稍稍平复下来的转轮王,转身看着秦云道:“你大哥没事,之前我们拉着你大哥去喝酒,你大哥见那里风景好,便要在那里在逛一下......”

神特么喝酒看风景!

秦云脸色顿时一黑,瞅着面前一脸正色的跟自己说这话的转轮王,无语了。

就连那些竖起耳朵偷听的代表们,仿佛如遭雷击。

秦广王等巨头和张生然他们皆是嘴角抽搐,手上动作不停,吃喝着。

转轮王望着秦云这副表情,脸色不由微微泛红,连忙转回身去,干咳一声,继续品尝着那面前的美食。

心头嘀咕道:我能怎么办,刚才回来时一个个都黑着个脸,也不提前准备一个说辞,怪我咯。

咔擦!

突然,一声玻璃破碎声响起,秦广王等巨头和秦云等众多代表循声望去。

虚空裂缝再度开启,一道黑袍身影踏出,正是从散去结界,从虚空裂缝中回来的秦风。

“哟,都醒了嘛。”

秦风轻笑开口,目光扫过整个大厅。

“大哥!”秦云站起身来,惊喜道。

他还以为秦风被一众王境巨头给怎么了呢,如今见他大哥无事,自然很是开心。

并且对于秦风从虚空裂缝中出来,没有任何惊异,毕竟他是知道秦风是一尊王境的巨头。

但是他不惊诧,别的不知名代表们却是看着心惊肉跳,那可是虚空裂缝啊!

唯有王境的巨头,甚至是和秦广王转轮王这种超级巨头,才可以轻松踏入的地方。

张生然等醉酒的那些巨头们,看向秦风惊疑不定,他真的是一位王境的巨头,而且将这么多王境的巨头都击败了吗。

说实话,这真的很难让他们接收,难以置信。

“嗯!”秦风笑着点头,向原来的位置走去坐下。

一脸惬意的品尝着美食,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

秦广王,转轮王等在虚空裂缝中见过秦风凶残一面的巨头,觉得有些不真实,恍惚啊!

这和之前在结界中凶神恶煞,冷漠无情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差别。

众巨头心中哀叹起来,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回去自己静静。

秦广王感应了一下外界流淌的时间,却发现东西交流赛竟然只剩下一周的时间就要开始了,于是赶紧站起身来,看向大厅的众巨头和代表。

“各位,东西交流赛距离开始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现在我们就结束宴会,赶紧动身前往自由疆域!”

众人原本还有些惊讶秦广王这时站起来干什么,待到他们听到下一句他说的话后。

一众代表纷纷从席位上站起,一时间忘扫去了先前沉闷的气氛。

要代表东部幽冥参赛的白天,袁飞武,秦云,李沧浪,白地他们五个,目光之中燃起了熊熊战意。

见他们这般,秦广王不禁欣慰的笑了起来,感叹道:

“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