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撒兹勒皱着眉头,脸色一沉,拳头不由微微捏起。

“这个人会不会阻碍我们的计划......”

他双眼一眯,死死盯着秦风,眼神之中闪过一股凝重,心头暗暗道。

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变天世界的阴间,竟然会遇到和他一样的外界生灵。

阿撒兹勒看着秦风,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吾主,可是对面那个看不透修为的生人有什么奇特之处?”伊森疑惑道。

他瞥见阿撒兹勒紧皱眉头的盯着对面,不由好奇的将目光顺着望去。却见他盯着的是一个看不出修为的生人。

而阿撒兹勒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心头不禁疑惑起来。

不只是伊森,就连身旁的其他四位魔王和九个代表们也露出不解之色。

阿撒兹勒好似陷入了沉思一般,久久未曾言语,仅是盯着秦风。

而另一边,秦风也知晓,为什么他先前会觉得阿撒兹勒体内的气息有些熟悉了。

“他也是来自玄天世界的生灵。”

秦风盯着远处阿撒兹勒心中暗道一声。

虽然很细微,但是秦风可以非常的确定,阿撒兹勒和之前在阿修罗域中遇见的叶天两人,都是来自同一个世界,体内的气息也一模一样。

这一刻,秦风的脑海中也在飞速的运转着。

地狱那边竟然有一尊王境十二重的外界巨头存在,这里面如果说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太假了。

不会是来找叶天的吧?咦,这么看来找叶天的可能性很大。

忽然。

秦风猛地睁大眼睛,不再理会阿撒兹勒,而是盯着楼台外的那个距离擂台上空,不远处。

身旁的秦广王等一众,原本还惊异秦风和阿撒兹勒两人的沉默对视,但在见秦风将头看向外面后。

他们也不由跟着一同将目光转了出去。

另一边阿撒兹勒也将目光转移向擂台的上空,其余四个魔王和九个代表不由一愣。

目光也随之投向外边。

“是鬼帝和魔王大人!他们在擂台的上方!”底下广场上等待着大赛开始的亡灵修士中,也一同传出众多惊叫声。

一时间,现场的亡灵修士以及光幕中看着直播的无数亡灵们,纷纷抬头,目光炽热地望向擂台上空,旁边踏空而立的两道身影。

“那个是魔帝,不会吧?”秦风难以不敢置信。

两目睁的大大的盯着酆都大帝右手边站着,那一身黑色西服看不清面容的身影。

只因,这个魔帝和他在尸王零散的记忆里的气质,完全不同。

那个和尸王林夜战斗中的魔帝给他的感觉是六帝中最凶猛的狠人,而空中的那个魔帝流露出来的气息。

给他的感觉有些轻浮不着调,纵然撒旦穿着一身正装西服,却看不出他有多正经。

“这个撒旦有点古怪......”秦风心头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只见,这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魔帝,打了一个响指,顿时变化出两张看上去就觉得舒服的座椅,和一张摆满着各种零食的长桌,屹立在他们面前。

见的这般,除了一些第一次见到魔帝的年轻亡灵,其余的亡灵修士们依然见怪不怪。

“师父,那个真的是魔帝吗?”广场上一个角落里,一个年轻鬼修,扭头看向自己的师父,惊异道。

四周听到那名鬼修这一句话,纷纷和那名说话的年轻鬼修以及他身旁站着的灰衣老者,离得远远的。

那名灰衣老者脸色大变,连忙呵斥自己的徒儿:“要称呼为魔王大人!”随后,却见他抬头,一脸惶恐的向着那坐于椅子上吃着零食的撒旦。

见魔王撒旦没有什么奇怪的样子,不由微微放松下来,呼出一口气。

年轻鬼修惊愕,不明所以,不就是一个称呼吗?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害怕的样子。

年轻鬼修见四周的亡灵修士们,都离的他们师徒远远的,觉得有些懵。

“混账东西,来时不是跟你说了吗?要称呼他为魔王大人,不能叫魔帝,不能叫魔帝!”灰衣老者见自己的徒儿,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不由恼怒起来,揪着年轻鬼修的耳朵拉到近前,小声呵斥道。

年轻鬼修很是茫然,随后当听到师父道出为何后。

年轻鬼修吞咽慌张起来,将嘴巴紧紧闭上,下意识的紧攥着灰衣老者的袖袍,唯唯诺诺的样子。

灰衣老者也是一脸忐忑的盯着天空,期望魔王撒旦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一偏僻的角落。

四周离他们远远的亡灵修士们,不约而同的摇头暗叹,一脸同情的看着那灰衣老者和年轻鬼修。

在整个地界只要是生活了五百年以上的亡灵修士,他们都知晓不能再称呼撒旦为魔帝,只能称呼他为魔王。

因为撒旦在一届交流赛中说过,魔帝这个名字听上去没有魔王好听且顺耳,今后凡是地界的亡灵们,见到他都得尊称他为魔王。

否则就将那个称呼他为魔帝的亡灵,带入地狱恶魔城中享受永世的刑罚!只因他不听从魔王的话。

“完犊子了,我打赌这个年轻的玄鬼,肯定会被带走。”

“的确,我记得在第九万八千七百六十一届的交流赛上,就有一个好似夜叉族的年轻鬼修,一时激动下大声的呼喊魔帝,之后那个夜叉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哈哈,那个夜叉族的小鬼,我记得他,那个小鬼还在恶魔城中的地牢里关着,算算时间有一千多万年了吧。”

四周的恶鬼和恶魔们议论纷纷,对于他们师徒只有嘲笑。

左边属于地府代表的楼台上。

秦风脸色古怪的看着坐在椅子上,吃着薯片的魔王撒旦。

不错,他很清晰的看着魔王撒旦在天空中很惬意舒适的翘着二郎腿,同时左手拿着一包番茄味的薯片,右手拿着几片薯片望嘴巴里面赛。

由于帝境之下的修士和凡人,都无法看清面容的原因。

在秦风的目光中,魔王撒旦的脸庞就好似打码一样,吃着东西......

酆都大帝早已习惯撒旦的行为,这种时候都是由他来主持宣布大赛的开始。

只见,酆都大帝缓缓浮起,降落到擂台的正上方,张开双手示意广场上吵嚷着的亡灵修士们安静下来。

他目光随意的扫过左右两边矗立着的楼台,开口道:“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七届东西交流赛的双方代表们,现在迅速入场。”

嗡!

下方的擂台猛然一震,左右两边分别出现了两个大洞,广场上观战的亡灵修士,以及在光幕中注视着这一幕的各城亡灵强者们。

皆是在这一刻不由摒起了呼吸,终于快要开始了吗!

东西两方的代表们,全部心头一震。

“去吧,以你们如今的实力除了伊森外,其他四个代表应该不会是你们的对手,不过,哪怕如此你们也要稳重些。”秦广王转头看向身着早已站成一排的白天,白地,秦云,袁飞武和李沧浪五人。

战斗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哪怕白天他们五个的实力在落魄境中已经是顶尖的几乎没有对手,此刻他们哪怕对上一位合道五的天境都有一搏之力。

但也正是如此才更要稳重,毕竟,对面的那四个代表看上去,也好似没有那么简单。

楼台上牛山丘和张如义等代表们站在一旁默默的观望,无声的支持着他们。

他们五个皆是一脸严肃点头,缓缓向擂台里面飞去。

“大哥,我去了。”秦云右手紧握飞云剑,向秦风道了一声,便跟谁在白天身后,向擂台内飞去。

秦风轻轻点头,看着秦云五人穿过大洞,飞入擂台之中,然后并排站在左手边的擂台上。

也在他们五个的进入后,左边的那个大洞逐渐消失恢复。

西部的楼台上。

阿撒兹勒看了一眼在楼台上的秦风,皱眉微微思索了一下,便将目光看向那高空中惬意的享受着零食的魔王撒旦,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身后的伊森和其他四个参加交流赛的代表。

至于其他跟着一起来的恶魔代表们,皆是恭敬的站在身后。

“这一次交流赛,任由你们随便发挥玩耍,唔,就和往届一样的方式,将他们一个一个淘汰吧。”阿撒兹勒眸光微微闪动,嘱咐伊森他们五个代表道。

除了伊森外,其余四个代表纷纷将目光看向他们的城主。见他们城主微微点头。

“是的,阿撒兹勒大人!”那四个代表连忙恭敬道。

随后他们四个代表,三男一女提前向擂台上飞去。

伊森单膝下跪,拱手向阿撒兹勒道:“吾主,放心!此次大赛定然是我城夺得荣耀!”

阿撒兹勒眯起双眼,一脸笑意:“去吧,伊森。让他们看看你重修后的魔鬼之力!”

伊森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茫,他知晓,阿撒兹勒大人是要他动用全力。

“遵命!”

伊森应道一声,踏步离开楼台,飞身出现站在擂台上,右边的大洞也随之消失恢复。

酆都大帝看着脚下两边对立站好的东西两方的代表,沉声道:“擂台上只能剩下一个代表,而那最后一个胜出的代表。他将会获得成为合道三十重修士的资格。”

广场上的亡灵修士们,哗然激动,羡慕的眸光落在那擂台上的十个代表。

就连光幕之中观看着的亡灵修士们也是如此。

哪怕这东西交流赛举行了已有九万九千九百多届了,他们对于这比赛的热情依旧未减少。

甚至此时地狱十城中还在进行着暴乱着的恶魔们,也在听到这里后,也停止下来,抬头看着天空中投影的光幕。

“肃静!”酆都大帝沉声,让广场上的亡灵修士们安静下来。

只见酆都大帝一摆衣袍,逐渐浮空飞回魔王撒旦的身旁,道:“那么,东西交流赛,开始!”

轰隆!

擂台之中左右两边的代表们,周身气势爆发而出。

刹那间,可以看见擂台上有十道冲天而起的气势,震荡弥漫在宛如牢笼的擂台之中,甚至可以看到内部鬼气和魔气的扭动。

酆都大帝微微颔首,坐落在那魔王撒旦为其准备的椅子上,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很多空袋子,摇了摇头。

“老友,你觉得这几个小辈如何?”

魔王撒旦睁开了一只眼睛,扫向擂台上那十个在爆气的代表,淡淡道:“还不错,这九个小娃娃就算不用咱们的灌顶,也可以在五千年内突破到合道三十重的境界。”

至于还有一个没有被他算进去的则是伊森,虽然在他这位帝境存在眼里,伊森也是个小辈。

但是他是重修者,因此不能算在一起。

酆都大帝点点头,默默地伸出右手拿了一包桌子上还未开袋的薯片,撕了开来。

咔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