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理小说里面,什么样的凶手最让人毛骨悚然?

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凶手,因为这类的凶手,虽然危害性很大,但是却浮于表面,这种凶手也比较容易被抓。

最可怕的是那种智商高,而且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甚至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在犯罪的凶手!

这种凶手,才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因为,他的理论,很多时候,甚至能让人无言以对。

《七宗罪》里面的这些被杀死的人,死状各异,而且很有仪式感,但是让人惊悚的是,凶手,没有一个是亲手杀人的。

反而,每一个都是逼着他们用各种方式,杀死了自己!

大岛见雄都快高X了,没办法,因为他感觉,自己的版本,和陈知贤补起来的版本相比,简直是狗屎!

如果说他自己之前的版本,只是借用了七宗罪的罪行,顶多只是借用了皮毛的话,那么陈知贤的版本,却增加了仪式感,而关键是,那作案的手法,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他看向陈知贤的目光,变得无比的狂热起来。

这样的故事,这样的小说,拍成好莱坞电影?绝对没问题!

至于把版权交给陈知贤?那算什么?有了名,还担心没有利吗?

关键是,后续,后续!

他无比急切起来,还有两个,对,七宗罪还有两宗,嫉妒和愤怒,凶手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处决他们?

其他几个人也没比大岛见雄好到哪里去,当然,比起大岛见雄了其他人有的只有羡慕嫉妒!

他们这些推理作家,都叹为观止,更何况是普通读者?

这《七宗罪》绝对要在岛国推理小说圈掀起一股热潮的节奏啊!

他们此时此刻,有的想法只是,为什么不是我?

“还有两个呢?嫉妒和愤怒呢?”大岛见雄忍不住问道。

陈知贤慢条斯理地端起咖啡,泯了一口,嗯,不愧是大酒店,这咖啡味道很醇正啊!

“是啊,还有两个,七宗罪嘛,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大岛先生,你觉得什么时候反转,才会让人觉得最惊讶,最惊艳?”陈知贤笑着看着大岛见雄问道。

“搜嘎!反转,当然是在所有人都猜测剧情会怎么发展的时候,进行反转,如此一来,才能给达到最佳的效果!所以,陈君,你的意思是在这个时候,进行反转?”大岛见雄闻言怔了一下,随即抬头问道。

陈知贤打了个响指:“啪!”

“不错,那么大岛先生,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安排接下来的剧情?”既然装逼了,那么自然要效果最大化!

一下子都说出来,他们或许也会觉得,真牛逼,但是却仅此而已,可是如果让大岛见雄他们自己来安排剧情,然后自己再说出来,那么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啊。

只有自己完全没有想到,才会有更深的感触!

所谓你行你上,我上我也行,只有我上了,可是真不行的时候,才会对行的人的牛逼程度有一个更深刻的认知!

大岛见雄沉默了。

其他几个人也都沉默了。

他们都开始动起脑筋思考了起来。

是啊,这个时候,如果安排一个反转的剧情,的确会大大出人意料。

但是怎么安排呢?

说起来简单,但是真的去做,却发现,好难,好难啊!

一旁的樱田丸子早就已经变成了陈知贤的狂热小迷妹了。

而此时她也不由地被调动起来,忍不住开始思考起来。

陈知贤一点都不急,心里却是挺乐呵的,说起来,他自己写小说什么的,文笔之类的,他还真没多大信心。

网文爽文小白文什么的写写还行,可是真要搞什么推理小说之类的,说实话,《嫌疑人X的献身》他都有些发虚。

而如果能让大岛见雄这样的岛国资深推理作家来写,虽然说小说自己不署名,但是,影视改编权是自己的,至于名,今天自己指导大岛见雄创作的事情,可是有很多人见证的。

而且大岛见雄估摸着还指着自己把小说早点改编成电影,所以,这个事情,肯定会传出去的。

到时候《七宗罪》在岛国出版上市,还能绕的过自己吗?

当然了,估计也就是损失一些版税什么的,不过,赚钱,对于陈知贤来说,真的不难!

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做法!

而且,亲手指导一个未来的真正的推理名家,那名望绝对不比自己弄出一部名作品来的低啊!

再说了抄小说什么的,太耗时耗力了。

而且,大岛见雄真的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如果陈知贤听了大岛见雄的故事之后,自己写一部七宗罪出来,那就有涉嫌倒用大岛健雄的创意了。

陈知贤走神的时候,大岛见雄咳嗽了一声。

“陈君,我有一点想法了,献丑了,还请陈君不吝指教!拜托了!”大岛见雄一本正经地道。

嗯,岛国人大多数时候,都喜欢一本正经,当然喝了酒之后就完全两回事了。

但是这毕竟只是喝了咖啡,没有喝酒,而且陈知贤展现出来的才华,也让大岛见雄早早就已经被折服了。

岛国人的性格很多时候,是的确让人很讨厌,但是有些时候又让人很无语。

比如他们对真正的强者,那绝对是谦卑到骨子里的!

而显然,此时的陈知贤在大岛见雄眼里就是一个“强者”!

当然,其实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因为,陈知贤本身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这是基础,然后他展现出来的才华,才能给被公平地对待!

此时此刻大岛见雄就是如此!

陈知贤饶有兴致地点头。示意大岛见雄,请开始你的表演!

“陈君说在五个案件之后,来一个反转,实在是神来之笔啊,但是这个反转,到底该怎么安排呢?就在警方确认凶手是在以天主教七宗罪的罪行挑选目标,并且用充满仪式感的手法,杀死目标的时候,循着最后留下的线索,他们找到了另外一具尸体,但是,他们发现,之前他们错了,因为,出现的新的尸体,而这具尸体现场和第一起的暴食者死亡的方式近乎一模一样!”

陈知贤懵了!

WHAT?

然后,大岛见雄却是兴奋地继续说了起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大岛见雄又是老一套。

凶手引导出来的另外一个案子,结果,凶手不止一个人,其中一个是真正的以七宗罪作为犯罪的理念,而另外一个却是模仿者!

陈知贤快晕了!

这特喵的什么跟什么啊!

反转?好像有,但是这特喵的也太复杂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