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师妹?”

望着恬静的站在洞府门前的林静心,秦风微微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

“小妹有事相求,打扰了师兄修行,还望师兄海涵!”

林静心语气轻柔。

其实她跟秦风同时入的门,年龄也相仿,谈不上谁大谁小,甚至她比秦风还更早一年进入内门!

只不过秦风后来居上,不但早早的成了灵蛇一脉的真传弟子,还在五域会盟的试炼中一举夺魁,成为了气运之子。

而林静心虽然天生道心,但她拜入御兽宗的时间终究晚了几年,被怜星提前夺取了真传之位,让她跟造化一脉的真传彻底无缘。

虽然说这并无损她在宗门受到的待遇,但名声上终究弱了秦风一头。

再加上后来秦风在五域会盟的试炼上一举夺魁,得天道降下大气运加身,成为了宗门的门面人物,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林静心还是其他同一届入门的弟子,全都以师兄来称呼秦风,以此表示尊重。

其实也就是试炼的地方放在了域外的高等世界当中,这才让秦风等人因为种种机缘夺取了试炼名额,真若是放在碧落大世界内部,别人不敢说,林静心十有**都会夺取一个名额。

毕竟此女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受到了天道青睐,道心天生,潜力无穷,相比其他天才修士,天道肯定更加愿意垂青林静心这样的女子。

不过即便是在异界试炼,林静心凭借天生道心依旧能够感应万物生灵的本心,凭借与动植物沟通的能力最终获得的功绩并不比春秋出院方程前、吴道子等人少,再加上她超人的天赋,未来前途可期!

听到林静心这么客气的言语,秦风连忙摆手:“林师妹哪里话来,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师妹能来已经使得我这洞府蓬荜生辉。

来来来,快快请进,说起来你我二人虽然同一年入门,但还真没有私下里交谈过。

早就知道师妹天生道心,对大道法则有独到见解,我这段时间正好修为陷入瓶颈,难以突破桎梏,师妹既然来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定要听一听林师妹的高见才行。”

“师兄谬赞了!”

面对秦风热情的招呼,林静心依旧保持这往日的温柔平和,跟在秦风身后进入洞府。

“师妹稍坐。”

秦风手脚利落的泡了一壶灵茶,挥手又取出了几分灵果放在玉盘当中,端到了林静心的身前:“师妹尝尝,这灵茶倒还罢了,是咱们御兽宗自家茶园出产,师妹肯定喝过,不过这些灵果乃是我在试炼之地摘采来的,目前修行界可算是我独有的好东西,师妹定要尝尝才是。”

“有劳师兄。”

林静心点点头,伸手取了两枚葡萄大小颜色通红彷如玛瑙的灵果放入口中,点头称赞了一声:“这灵果口感极佳,入口即化,其中还蕴含一股精纯的火灵气息,属实难得!”

“对了,师妹方才说找我有事?”

秦风主动提起了这一茬,免得林静心因为上门求人抹不开面子。

“不错。”

林静心点点头:“先前听太上长老说秦师兄在试炼之地曾得到一截世界树根。

师兄也知,小妹的本命之物乃是一株宝树,我欲以世间顶级灵根培养本命宝树成长,获得更高的潜力,这样在未来修成法相以后,我才有更多进步的空间。

所以小妹今日厚颜登门,就是准备向师兄求取这件宝物,不知师兄能否割爱?”

说着,她那双仿如秋水一般好看的双眸直直的望向秦风,口中说道:“世界树作为承载一方高等世界的存在,其树根定然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小妹也不让师兄吃亏,就以我在试炼之地得到的一件宝物作为交换,师兄以为如何?”

说着,她从衣袖中取出一件金色沙漏!

但这件沙漏在出现的那一刻,秦风的眉头猛然往上一挑。

沙漏不过巴掌大小,通体金黄,表现还铭刻着细小而又怪异的符文。

但这不是重点,真正吸引秦风心神的是这件沙漏在出现的瞬间,就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波动。

这股波动并不具备伤害属性,但却让秦风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作为领悟了时间法则的修士,他对世间拥有着非常敏锐的触觉,这件沙漏散发出来的波动,竟然是时间法则!

“这是……”

秦风仔细看了看那件沙漏,惊讶的抬头看了林静心一眼,眼中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时光沙漏!”

林静心说道:“此乃小妹在试炼的时候偶然得到的宝物,听闻师兄还有一只掌控时间法则的春秋蝉,此物可能于你有用,所有就想拿这件宝物跟师兄换取世界树的灵根。”

“这……”

秦风定了定神,忍不住苦笑一声:“林师妹用来交换的宝物有些贵重了,涉及到时间法则的神器可不多见,师妹却拿来跟我交换一截世界树根,有些吃亏啊!

世界树根虽然珍贵,但那是相对目前的情况而言,以后随着碧落布局北欧神界,占领那方世界后,以世界树那庞大的体积,想要多少树枝树根没有?

相对来说,蕴含时光法则的神器,放在诸天万界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用来交换这么一小截世界树根,林师妹岂不是吃亏。”

秦风不想在这点事情上占她便宜,所以将话说的很清楚,不然只怕日后见面心中尴尬。

两人毕竟同门一场,还都是宗门的天才,等他们成就仙道以后需要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相处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再说世界树根对他最大的用处就是跟噬灵藤妖融合,既然已经融合过了,剩下的那一截对他的用处也就不是太大,若是将之祭炼法宝,能否祭炼成仙器还两说呢,毕竟这截树根相对于世界树的主体来说只能算作一截纤细的根须而已。

众神之王奥丁能够凭借世界树枝炼成神器永恒之枪,那是因为奥丁截取的树枝足够粗大,其中蕴含足够多的法则,而秦风手中这一截不过两三丈长的根须若是也想炼成神器仙器,那根本不可能,最多也就当成炼制仙器的材料而已。

所以林静心一提起想要世界树根的时候秦风就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但他却没想到林静心竟然这么大方,以如此罕见的神器跟他交换。

“对师兄来说这件时光沙漏比较珍贵,但你我道途不同,小妹却是觉得那截世界树根才是无价之宝。”

林静心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显然对秦风没有拒绝她的要求而高兴:“我辈修行,朝夕必争,一日未成证道长生,都不得松懈半分,否则一旦懈怠,就有可能自绝道途。

何况如今乃是大争之世,碧落全面远征,咱们御兽宗也在布局域外,修行界大兴在即,我可不想为了些许资源宝物就浪费了这大好的修炼时间。

真要等到修行界彻底攻占北欧神界,等世界树根价格大降的时候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年呢,我总不能为了这个就不晋级吧。”

她在五域试炼的时候进入高等世界的第二年就已经晋级紫府,如今过去了近十年时间,在紫府的道路上已经大大的往前迈了一步。

以她天生道心的修炼速度,再加上天道赋予的气运之力,只要再得一些机缘,数年内就有可能凝聚法相,晋级成功,确实没有必要耽搁修行。

对于他们这些天才修士来说,时间是最浪费不起的东西,唯有突飞猛进,才能在不负韶华。

否则天道眷顾的气运一旦流失,等待他们的将会沦为平庸。

“话虽如此,我也不能占你便宜。”

秦风伸手取出了那截世界树根放在林静心身前,随后想了想,又从炼妖壶第七层取了一壶生命之水递给林静心,道:“这是生命之水,其内蕴含生机,想来能在师妹将世界树根融入本命灵树的时候起到帮助!”

“咦?”

林静心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她连忙双手接过玉壶,低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生命之水,白皙柔美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多谢师兄,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真水,有了这生命之水,我不但有把握将世界树根彻底融入本命宝树,还能将宝树的潜力再提升一截。

原本不想再要师兄宝物,但这生命之水对我用处实在太大,小妹就厚颜收下了。”

“呵呵,师妹无须客气!”

秦风笑呵呵的摆摆手,然后抓起那件时光沙漏:“真要说起来,我还得谢谢林师妹才对,其实我也寻找过这类宝物,不过拥有时间法则的宝贝实在难寻,若非是你,我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得到这样的宝物。”

他心情舒畅,有了时光沙漏,春秋蝉未来一段时间的晋级的事情他就不用发愁了。

不然没有春秋树提供能量,仅凭春秋蝉自身缓慢修炼,没有过上千年的时间它恐怕难以对时间法则领悟到多深的地步,秦风可不想因为这个拖累了自己的修炼速度。

现在有了时光沙漏,顿时就解决了秦风的一个难题。

不过这件宝物可不是给春秋蝉的当做本命法宝用的,妖族就算祭炼本命法宝,也是以自身的某些东西祭炼,像这类已经成型的宝物,而且还是其他高等世界神灵炼制的神器,无论修士还是妖族,都不会将之当成根本之物。

秦风打算跟春秋蝉一起参悟一下这件时光沙漏里面的法则,然后就将里面蕴含时光之力的沙粒给春秋蝉吞噬炼化,将其中细碎的时光法则一同炼化掉,从而促成春秋蝉的快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