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浩远来得挺早,和小雨一起在包房里有说有笑,另一名英俊的男子陪坐,见到王钟沧与蓝菲燕一起来了,便马上起身:“您就是王董吧?久仰大名!我是何耀武!”

谢浩远笑着站起来:“王董,他就是何耀武,他的姑父就是圳福的老大。”

王钟沧微笑着与何耀武握手:“不好意思何公子,之前一直都挺忙,现在才有时间聚。”

“理解理解!”何耀武很热情而不失风度地笑着点头:“王董最近做的几件大事,我都听过,很了不起。”

这时,盛兰兰也与黄墨莲一起走进来,见此有些紧张:“啊,我们来迟了。”

而后,何耀武就惊讶地看着黄墨莲:“你是……墨莲表妹?”

“耀武哥哥!”黄墨莲也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谢公子是好朋友。你呢?”何耀武惊讶地问。

“我和兰兰是好朋友,兰兰是谢公子名义上的女朋友。”黄墨莲眨眨大眼:“我没想到你会来!”

王钟沧挑眉:“怎么,你们是亲戚?”

“墨莲是我表姨的女儿。”何耀武有些哭笑不得:“只不过平时联系得少。”

王钟沧失笑:“看来圳福挺小的,黄墨莲现在是我们富耀集团财务部的出纳助理。”

……

有何耀武与黄墨莲这层关系,盛兰兰便自在多了,不过她也没有立刻与何耀武表现得很亲近,只是识趣地没有去缠着谢浩远。

“王董,了不起啊!我都听说了,你一句提醒,值万金!”谢浩远笑嘻嘻地给王钟沧倒了杯香茶:“以前大家都认为您背后有一个金融团队为您出谋划策,现在大家都认定,您就是股神化身!”

“那又如何?之前那算是政治任务,现在我不想管了。”王钟沧自神在在地道:“我建议你也少玩。连老温先生那样资深的金融顾问都有拿不准的时候,何况你?”

“行,我不玩。”谢浩远无所谓地一摊手:“我就盯紧了影视。听说原望传媒把霸道总裁剧高价拍给了本省卫视,再过两周就要上星播出了。我等着此剧大火,收钱!”

“对了,还有件事。”他指指一旁的小雨:“你知道,小雨是设计师,你说,咱们下一部剧,能不能让她参与其中?我知道你还有一个表妹是搞设计的,两人一起参谋,多学习多锻炼嘛!”

“穿越剧的服化道应该都订下来了吧?古装的已拍完,现代装的本来就有赞助商。”王钟沧很平静:“想试可以,得下一部了。”

“咱们新开的原想文学,我觉得有两部剧的内容不错,可以先提前接触一下。”谢浩远灼灼地盯着他:“如果他们上架后市场反响确实是很好,我们就可以第一时间筹拍。”

“原望传媒是胡董在跟进,你可以直接找他,我反正没意见。”王钟沧摆手:“你知道我的,我这两个月要集中精力准备考试和结婚,其他事暂时不管了。”

“你是富耀的老大,我当然要先跟你打声招呼!”谢浩远不以为意地笑了:“你没问题了,我再去找胡董。”

王钟沧心里一动:“你爸知道这事吗?”

“他让我负责啊!”谢浩远狡猾地道。

王钟沧明白了,笑笑:“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另一边,因为黄墨莲的关系,盛兰兰也开始和何耀武有说有笑。当然,主要是说黄墨莲在富耀的一些趣事。

“我聪明吧?”谢浩远间中瞅一眼,然后朝着王钟沧挤挤眼:“这下好了,不怕冷场。”

“你事先知道?”王钟沧有些意外地问。

“我调查过兰兰,自然也调查过黄墨莲,发现她与耀武的这层关系,我就想着试一试了。反正耀武目前还没有正式的女伴。”

“他以前不是和你堂哥的关系好吗?”王钟沧低声问:“现在呢?”

“他喜欢和豪门公子保持一定的亲热,但真正关系好的人应该不多。现在他也没有和谢浩志翻脸,只是和我走得更近。”谢浩远不以为然地挑眉:“再说,他虽然是环丰集团的大股东,手里有钱,但他母亲对阶级观念看得不重。”

黄墨莲的母亲与何耀武的母亲是姐妹俩,现在看黄墨莲,能与出身普通的盛兰兰玩得好,应该也是不势利的。

这多半是家教了。

谢浩远又低低地道:“何耀武需要一个有野心的贤内助。盛兰兰有野心,能进富耀也证明她的能力不差,又是搞财务的,我想何家应该不会太反对他俩的交往。”

王钟沧一斜目:“来之前,你跟他挑明了?”

“当然!”谢浩远傲然地道:“这种事,我一向不藏着瞒朋友。”

“行!”王钟沧痛快地点头:“那就一切顺其自然。”

他再看向不远处的何耀武,笑着大声问:“何公子平时都忙些什么?公司的管理?”

“耀武是复旦的工商管理硕士,管理能力很强的。”谢浩远笑嘻嘻地道:“王董,这方面您可比不上他。我也比不上!”

何耀武慌忙摇头:“浩远你别糗我。王董那是不想管,不是不会管。”

“我确实是不会管。”王钟沧坦然地笑道:“所以干脆不动它。这天下,所有开公司的人也不是都会管理的,只要会用人就好了。我还算运气,目前富耀的高管们都很争气,有能力,也极少勾心斗角,所以,只要不触及到我的底限,就让他们自由发挥好了!”

何耀武微愣,眼中多了一抹异色。

“你那是有绝对的赚钱实力,大家都服你,所以愿意听你的,各自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耀武不一样,他有现在的成绩,他姑父的影响力占了多半,所以,他不仅要赚钱,还要把握好一个度,不能影响到他姑父在市里的地位。”谢浩远是纨绔,但也有能力,一针见血地道破现在何耀武的处境。

“环丰集团目前的主营业务是什么?”王钟沧想了想,问何耀武。

“建材和土木施工。”何耀武简略地道:“因为我姑父的原因,发展商拨款的时候还是比较及时的。另外还有装修。你们富庭大酒店的改建就是由我们公司负责。”

王钟沧一怔,但马上就来了兴趣:“工期赶得过来吧?”

“我已经通知建筑队尽量在晚上加点班,当然,九点以后会停。这段时间天气还好,不下雨,应该能够赶得及。”

王钟沧点头:“质量一定要好!如果做得让我满意,我可以让富耀提前结算!”

何耀武顿时精神一振:“那就谢谢王董了!另外,我听说您参与投资的天医科技生物公司,目前正在对外招标建筑厂房的内部装修,投标的截止日期是十一月初。我想,如果我们对富庭大酒店的改建让您满意的话,您能不能帮环丰集团在内部推荐一下?”

“你的消息挺灵通啊!”王钟沧相当意外地看他:“那是京城的项目,你们环丰在南方,也想插一脚?”

“我知道天医是瞄准了高科技无尘生物生产厂房的要求,对装修肯定要求严格,而我们圳福在这方面已经算是走到了国内前列,国际一流。我们环丰集团的资质是足够了,但因为是民营的,不是合资和国投的,所以,可能在竞争上会比别人差一点关系。”何耀武坦然地道:“但我也知道,王董您是这家公司的私人股东,您不缺钱,天医又是备受国家扶持的高科技医疗项目,应该不会在货款上有所拖欠。”

“不瞒您说,环丰集团现在不愁没有工程接,但是,我也希望能将标准定得高一些,我们的施工水平能变得强一些,有所突破,并且在装修款上能够有所保证。毕竟,现在拖欠建材装修款的企业确实是太多太多了!我姑父的关系,在圳福还行,走出去就有点不够看了。”

何耀武说得很实在,王钟沧对他不由生出几分好感,略一思索,道:“这个我还真没有去注意,不过我现在可以打听一下,你等等。”

他朝一旁的周原伸手,后者立刻将手机递了过来。

王钟沧很快联系上宋坚,问起这事。

“哦,是的,听说是昨天才刚刚公布的,也是几位董事想着,趁这个等待的时间,把一些文书工作和前期工程先做了,免得到时临时再找。这事不归财务管,我也就没有向您汇报。”

宋坚在手机里不以为然地道:“反正,到时他们来申请拨款的时候,我再审核也不迟。”

“你问问,有没有什么关系户想接手的,如果有,是哪几家介绍的,都有什么资质!”王钟沧沉声问:“浩远也介绍了一家,我们圳福父母官的外甥办的企业,环丰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说过啊,他是我们家的大客户啊!”宋坚马上道:“有些项目,他们如果忙不过来,会转包给我们家。当然,我家没有再转包了。我爸说,环丰的质量还是过硬的,虽然价格是压得稍稍低了一点,但我们还有得赚。最重要的是,环丰虽然有时也拖欠工程款,但顶多延一个月,所以我爸很愿意接环丰的单。”

得,这是掉进自己人的坑里了!

王钟沧有些哭笑不得,想了想,点开手机的免提,让在场之人都能听到:“天医公司的装修工程,你没想过让你爸试试?”

“我家明面上的文件资质不够,在圳福还行,在京城就算了,被人逮到了,不是坏您王董的名声嘛!”宋坚马上义正辞严地道:“我肯定不会这样做了!”

王钟沧大笑:“所以你想归想,但不敢?”

不过他心里对宋坚的理智还是很满意的。

“能赚钱的事,干嘛不想?再说,有您这位大老板在,我还怕他们不付钱给我爸?但是我家公司资质真不够……等等,”手机里宋坚突然明白过来,惊喜地问:“王董,您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让环丰出面竞下,然后分一点给我家施工队去做?他们吃肉,我们家喝喝汤?那应该可以啊!”

王钟沧看一眼旁边听得入神的何耀武,何耀武马上点头:“这个可以!”

“等等!”但宋坚马上又在手机里叫起来:“王董,我不是信不过您,不过,您现在可不是天医的最大股东,您说话要管用才行!”

一旁的何耀武顿时瞠目。

这位是谁啊,居然敢用如此语气跟王钟沧说话?

“所以我才让你去查查有没有其他的关系户。”王钟沧没好气地对着手机道:“尽快给我消息!你老爸能不能赚钱,就看你的速度了!”

“嘿嘿嘿,王董,别我打听到了,然后您那边拿不下来,没面子哦!”宋坚这时又嬉皮笑脸地道:“您看看,我要不要晚上去拜访拜访索莲娜与安妮芬?”

“这个随便你!”王钟沧无所谓地道:“不过,你还是要先把资料都弄到手,查清楚了才好说。”

结束通话,他看向疑惑的何耀武,淡淡一笑:“宋坚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现在被我安排到天医当了个小小的财务副主管。他家里也是搞建材和装修的,和你们环丰合作过几次,叫荣安建。”

何耀武疑惑地喃喃:“荣安建?好像是,他们的工期准时,质量也过硬,就是在一些资质证件上,因为资历不足,略有欠缺。”

“先让他去探探底,看看都有哪些企业来竞标吧。”王钟沧淡淡地道:“京城附近,盯着这个工程的应该比较多。”

“您要是和索莲娜、安妮芬两家联合的话,应该能够掌握话语权。”一旁的谢浩远听到这里,笑道:“她们俩家又不认识什么建材公司,还不是听你的!”

王钟沧却看向一旁的周原:“你这两天也抽时间去查查荣安建以往的一些建材项目吧!”

周原微微欠身:“老板,宋先生被您聘去京城之后,我就调查过。荣安建直接承建过市政的一些小工程,也建过小区和写字楼的装修,质量确实是过关,没什么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