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正阳顿时一惊。

母亲给九成发的资料?

母亲知道自己的飞鹰侦察队这一点都不稀奇,毕竟和护君剑比起来,自己的这侦查小队根本是过家家。

但是她为什么会通过九成给自己传资料,是要告诉自己什么?

“什么资料?”

“关于您刚才摔坏了町中花市玉盘的事情,那个东西不仅仅是一个文物,里面似乎有红日国内阁想要的某种秘密。

现在花间神社组织的使徒之一就在意国,黑崎已经通知了花间神社,我们现在应该被花间神社的使徒盯上了。”

穆胜快速的说道。

“你刚才在里面来着??”

许正阳一脸懵逼,这一切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穆胜简直就像是亲眼看见一样。

“这是资料上的原话!”

穆胜无奈道。

“好,我知道了,我们直接去找一个酒店先住下,先让我看看资料。”

许正阳点了点头。

花间神社这几个字,许正阳早有耳闻,但也只是听过一耳朵而已,并不了解。

只知道很强。

和红日国的内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真的是被他们盯上的话,那自己都不能够接近成宝拉和林有容他们。

于是发消息给成宝拉,让他们先在落脚的地方住几天,好好在这里玩一玩,不用管他,他要去办点事。

成宝拉问了几句,见许正阳不跟她交实底,只好冲他做了个鬼脸,让他小心一点,不要打架。

许正阳无奈一笑。

还不要打架呢,说的好像他是中二少年一样。

随后许正阳连着拐了四条街,优哉游哉的逛了一会,这才找了一个高档酒店。

许正阳办理了入驻之后,三个跟踪许正阳的人从街角转身离去。

不过他们很快就又被穆胜反追踪上了。

大概有一个半小时之后,穆胜和柳彩丽才回到了酒店当中。

进入了许正阳的高级套房,穆胜小心的在门框的外面装了一个微型的监控器,能够看到楼道两侧。

这才进了门小心的关好房门。

进门之后更是掏出几个仪器,在房间里四处走动,小心排查。

许正阳坐在桌子上正泡着一壶茶,无奈笑看着柳彩丽问道:

“你跟着他学反侦查,会不会觉得无聊?”

柳彩丽像个学生一样跟在穆胜后面,抿嘴一笑。

“还好,挺有意思的。”

很快穆胜检查完毕,这才和柳彩丽都坐了下来。

穆胜也不墨迹,直接从小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将电脑反过来给许正阳看。

同时解释道:

“花间神社,是红日国一个极强的沙手组织。传说有八大使徒,每一个都强悍异常。

你打碎的那个玉盘,是红日内阁想要的一样东西,里面似乎藏着一个藏宝图之类的东西,这次他们就派了很多财阀前来。

原本是势在必得的,没想到被你先一步毁掉了。”

穆胜说着,许正阳已经看到了资料上的内容。

这里面还有老妈给自己的一段话。

原来护君剑早有计划,这町中花市图护君剑原本就没打算让红日国带回国内。

这次护君剑已经在意国埋伏了人,只等着红日国的财阀拿到了玉盘,护君剑就对红日国的人动手,和花间神社碰一碰。

没想到许正阳捷足先登,竟然把玉盘直接给毁了。

这一下花间神社自然就把目标转到了许正阳身上。

这时候按理说护君剑是要帮助许正阳的。

可是母亲却在这消息中告诉许正阳。

护君剑的高层,突然一纸调令,把意国原本准备和花间神社硬刚的力量抽调走了,去执行其他的任务。

原因不明。

就连柳慧兰也没有在资料中提到是不是这个护君剑的高层有意为之。

许正阳淡然一笑。

这个时候把护君剑在意国的战力调走,用脚指甲盖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鉴于现在护君剑内部的情况,许正阳也并没有指望护君剑能为自己提供什么帮助。

不过更加让许正阳担心的是,这个高层如果真的是护君剑的叛变高层的话,那么他撤走这边战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是知道自己和父母的关系,想要借刀杀人除掉自己。

还是只是给花间神社复仇的机会?

如果是后者倒还好说,可如果是前者,那自己连护君剑都要开始提防。

不过思索了一阵之后,许正阳排除了前者的可能,如果真是前者,那么那叛变高层就不是把力量抽调走了,而是转而对付自己。

何况如果是后者,母亲应该不会一点察觉都没有。

“花间神社……”

许正阳轻轻呢喃了一句。

“走吧,带你们两个去逛逛意国的风情。”

许正阳笑着起身。

穆胜忙道:

“花间神社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今天出门不大安全。”

“宝拉他们那边估计早就玩疯了,我们可不能憋在屋里躲一天,好不容易来趟国外,我怎么也得来份披萨……”

许正阳调侃道。

穆胜两人都是一阵无语。

不过两人还是紧随许正阳左右出了门。

意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和华夏并列为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大小提琴等艺术的发源地。

许正阳现在所在的那不勒斯,就拥有着世界上最正宗的披萨。

咸湿海风中的那不勒斯,前山后海,环境绝佳,繁华的那不勒斯港更是孕育出了庞大的商业区和许多的重工业区。

在这里许正阳玩了一整天,傍晚许正阳还包下了一艘船出海玩了一圈。

俗话说旅游,就是从你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出发,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去看一看。

虽然说许正阳并没有定居在这里的打算,但不得不承认,偶尔来这种地方转转,新鲜一下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穆胜两人可就没有许正阳玩的这么畅快了。

穆胜全程都紧绷着一根神经,随时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虽然一直到傍晚时分,他都没有发现哪怕一个跟踪人员,可他还是没有放松。

直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他们才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当中。

从下午七点,一直到十点左右,都没有事情发生。

外面的世界也逐渐安静了下来,这里的夜晚没有国内的夜晚那么繁华,街上灯光昏暗,人烟逐渐稀少。

说明了这里的治安远没有白天看上去的那么太平。

就在许正阳把穆胜和柳彩丽两人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准备斗地主的时候。

啪嗒!

房间中的灯瞬间熄灭。

而且不仅仅是他这一个房间。

整个酒店,整条街区的灯光,都瞬间暗了下来,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穆胜低沉的提醒道: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