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年了,他一直被禁锢在这不见天日的冰洞中,没有人与他说话,他也不曾去到过外面的世界。他就这样一个人呆在这里,孤独寂寥。

他在内心深处已经无数次怒骂过,当初把他封印在这里的那个男人。

男人说,要自己等他,等他回来接他出去。可是,冰鸟这一等,就等了几千年。不,或许更久,有没有一万年呢?

冰鸟不知道,他只知道在这漫漫岁月中,他对那个男人的恨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越来越深。

他现在只想冲到那个男人的面前,好好的问一问他,到底为什么抛弃他?

冰鸟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抛出去。那个讨厌的男人,现在不想也罢。

“小女娃,你救了本兽,本兽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说吧,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满足你。”冰鸟的心情似乎已经阴转晴,竟然主动让冷梦提要求。

冷梦嘿嘿一笑,“做我的契约兽吧,保证不丢下你!”

冰鸟看着冷梦脸上洋溢的笑容,瞬间呆了一呆。

“保证不丢下你!”

这句话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冰鸟的心防彻底瓦解……

几千年过去了,自从被那个男人抛弃在这里,冷梦是冰鸟见的第一个人类。而且她说,“保证不丢下你!”

眼前这个人类女孩的笑容,就像是夏日缤纷灿烂的的花朵,丰富多彩,把冰鸟已经变得灰暗的心染上了五彩斑斓的憧憬。

冰鸟觉得,自己的内心某处似乎融化了,融化成清澈的水,想要把冷梦的笑容之花种在自己心里,灌溉成大树,绽开一树繁花。

冰鸟不自觉的,就想听冷梦的话,与她契约。

有她那句话,冰鸟觉得好像与人类契约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好,我与你契约。”冰鸟终于要决定与冷梦契约了。

冰鸟活动着僵硬的翅膀,还有僵硬的身躯,他已经几千年没有活动过了。除了那日益增长的精神力。

冰鸟的身体在束灵阵的压迫下,一动不能动,他只能被迫修炼精神力,导致他现在的精神力非常强大。但是身体的各项机能,好像就没有那么好了。

“嘿嘿,太好了!多谢你与我契约。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冷梦喜出望外,刚想许下豪言壮语,却感到一阵阵的头晕,站都站不住了。

冷梦破坏完那个法阵便踏着剩余的火焰,轻飘飘的落在了地面上。

破坏那个法阵,可是让冷梦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就连刚刚送冷梦下来的火焰,也是冷梦所剩无几的精神力维持着的火焰。

冷梦现在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

如今听到冰鸟答应与自己契约,喜出望外。能够与冰鸟契约,那说明,冰元素之力就拿到手了。

这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可是不知为什么,冷梦落到地面后,总觉得头晕脑胀,脚步虚浮,头重脚轻,很不舒服。

冷梦想尽快与冰鸟契约,可是这身体却不听使唤似的,总想晕倒。

这不,一句话没说完,冷梦已经摇摇欲坠了,眼看着就要倒下。

说时迟那时快,冷梦将将要倒下时,冰鸟伸出了一只冰蓝色的翅膀,接住了冷梦。

冰鸟的个头很大,比变成孔雀大小的炎舞还要大上十倍。他的翅膀自然也很大了,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床铺,把冷梦裹在里面。

冰鸟虽然是冰属性魔兽,但是他似乎可以控制自己周围的温度。冷梦躺在上面,并不觉得冷。

“咦,大鸟,你接住我了啊……你的翅膀,很温暖啊……”冷梦昏昏欲睡之间,感觉自己好像落在了一片毛茸茸的羽毛之间,想来是那只冰鸟吧。

冷梦说完这句话,很没出息的昏睡过去。

为了打破那个巨大的魔法阵,冷梦几乎将体内所有的能量全都挥发出来了。能量使用过度,伴随而来的就是体虚后遗症。

这种感觉,与当初在许家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

看来,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啊。这是冷梦昏睡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

主角,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冰鸟表情复杂的看着躺在自己翅膀上的小女娃。她小小的,香香的,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但是她又那么的脆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

这让冰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捧着冷梦,生怕她会“碎掉”。

待冰鸟恢复一些体力,他将冷梦放在了自己的背上,好好的用羽毛包裹住了冷梦,随后一飞冲天。

冰鸟一声嚎叫,锵锵而鸣,响彻天地,随后他拔地而起,冲出了这座山洞,冲出了这座把他困了几千年的冰洞。

冰鸟扶摇直上九万里,一口气冲到了云霄,才停了下来。他贪婪着呼吸着高空中的空气,那么的清新怡人。

这种感觉,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过了。

自由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冰鸟看了看窝在自己身上熟睡的冷梦,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后,带着冷梦在云层中快速穿梭。他要去那个他曾经的家!

他的速度很快,但飞的也很稳,如履平地,但是冰鸟还是有些激动的。因为他很快就要回到自己熟悉无比的家了。

在那里,有那个人的痕迹!

冰鸟全速前进着,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冰洞入口。

这个冰洞入口是朝上开的,正好方便了冰鸟直上直下。

冰鸟看着曾经熟悉无比的家,一声欢呼,直直朝下飞去,速度极快。

在快要到达洞底的时候,又慢慢的停了下来,最后轻轻落在地上。

只是曾经那个辉煌一时,奢华至极的巢穴,如今入眼竟是一片荒凉。

是了,那个人应该也已经消失了几千年了吧?冰鸟内心被失落填满。

几千年过去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这个世界早已经变了模样。

就算现在找到了曾经的家,也不再是原来那个有他的家了。

冰鸟思及此,轻叹一口气,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身穿水蓝色长袍,披头散发的俊逸青年模样。

他抱着冷梦找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休息,自己却对着一面铜镜,细细的梳起了自己的如瀑长发。

……

不得不说,这冰鸟还挺讲究,竟然仔细的将自己的头发梳成了一副侠客模样。

冰鸟梳理完自己的形象,百无聊赖的守在冷梦身边,静静地等着冷梦醒来。

他知道,冷梦这是用力过猛,才会导致昏睡不醒。只要等她醒来,便无事了。

……

话说冷梦还在外面昏睡着,魔法书里面可是有一番动作了……

原来是夜子墨经过在魔法书中调养生息,已经把亏损的体力慢慢补回来了。他的俊脸红扑扑的,白里透红,显然是休养的极好。

可不是嘛,魔法书中能量充盈,对人类,对魔兽那是有极大的好处。

夜子墨悠悠醒来,进入眼帘的,便是一床柔软的被子和装修精致的闺阁小屋,吸进鼻腔里的,是上百种花草的清香味,沁人心脾,精神振奋。

这是哪里?夜子墨很疑惑,这里,莫非是仙境?

夜子墨还看到,无殇竟然躺在自己旁边的一张小床上面,呼吸平稳,脸颊红润。看起来好像正在慢慢恢复……

这……这里莫非真是仙境?为什么无殇看起来情况好转了?

夜子墨无暇去思考其他,他疑惑的起身,朝屋外走去……

还未到屋门口,那些花草的清香便扑面而来,浓郁又热烈,让夜子墨的心不由得激起一圈涟漪。

待到他踏出了房门,便看见了一望无际的巨大花海。花儿各种颜色的都有,赤橙黄绿青蓝紫,有的刚刚含苞待放,有的却已经盛开。

花海里还有一群群的蝴蝶在花朵上跳舞,一群群的萤火蜂在“嗡嗡嗡”的采蜜。

微风吹来,沁人心脾的花香争先恐后的钻进夜子墨的身体。这让夜子墨觉得,这里真乃一仙境。

再往远处看去,只见一清瘦玄衣男子正与一花季红衣少女对坐,似乎正在凝神修炼。

旁边是一条长长的,蜿蜒曲折,不知其长短的大河。流水淙淙,合着悦耳的叮咚声,奔流远去。

大河的旁边,是一棵枝叶繁茂,硕果累累的参天大树。大树的枝干非常粗壮,几人合抱都抱不过来。

树下有一个粉雕玉琢,身穿珠光色长袍的小奶娃,约摸四五岁,正垂涎欲滴的望着树上的果子。看样子,他想要摘一个果子下来吃。

大树的树干旁边,还立着一位高挑俊逸的白衣男子,他眉眼如峰,高傲孤冷,双眼紧闭,两耳不闻窗外事,仿佛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整个画面太过安静祥和,组成了一幅岁月静好的图画。

夜子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记得,自己晕倒前,最后的画面是与冷梦共处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冰洞中。

如今怎么画面一转,就来到了这样一个世外桃源呢?

对了,冷梦!丫头,她不会出什么事吧?自己不在她身边,她会不会遭遇不测?她有没有受伤?亦或是有没有被冰冷的天气冻坏?

夜子墨一想起冷梦,便心急如焚。同时他暗自痛恨自己,为什么在冷梦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争气的晕倒?

如今,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去保护冷梦?

夜子墨懊恼归懊恼,还是冷静了下来,决定去问问那位站在树下的,似乎与世隔绝的白衣男人。

因为这几个人里面,夜子墨感觉他最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