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赢。

汪大姑娘心里安定下来控制着胯下的马稳稳向前。

众人只看着庄喜乐背着箭弓和箭囊撑着马鞍慢慢将腿往马背上移动,不消片刻她扶着汪大姑娘的肩旁直接站立在了马背上。

“她想要做什么?站在马背上射箭,疯了吗?”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庄云灵姐妹两人眼圈当即就红了,她们想要出声阻止,想要让她回来,可又害怕将马背上的人吓到,只能紧紧的抓着手里的帕子。

武国公朝身旁的荣国公说了一句,“这丫头马背上的功夫真不错。”

荣国公不可置否,葡蕃之人敢在暗地里使手段想来也不怕被查到,只希望那丫头搭弓射箭的功夫也不错。

着一身大红色软甲的庄喜乐稳稳当当的站立于马背上反手摸出了箭开始搭弓拉弦,那样英气勃发的样子吸引了看台上所有的目光。

“接下来你从右到左开始匀速前行。”

汪大姑娘点头,缰绳微拉顺着右边的方向而去。

贝珠见只剩了两个箭靶心中得意非常,葡蕃被让她那个‘好哥哥’丢掉的颜面总算是被她给找回来了。

射中最后两个她就是这场比试的赢家,就算大厉的人射中的两个箭靶又如何?

手中的弓刚刚拉开还未松弦,耳边擦过一声呼啸声,一支坠着大厉小旗的箭从她儿边飞掠而过‘咚’的一声闷响直中靶心。

贝珠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只见百米开外的马背上站着一人正快速的搭上了第二支箭,尚未从诧异中回过神来那飞起的箭嗖的一声再中一靶。

看台上的人都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庄喜乐是如何稳稳的站立于马背上他们还没搞清楚,隔着那么远,马儿还在飞驰的过程中她又是如何命中靶心的?

别说是在奔驰,就是站立也不见得一定射得中,何况还是靶心。

“她倒底是怎么做到的?”

纨绔们呐呐的开口,觉得眼前看到的恍如梦境。

若是...若是换了他们该有多好?

“四妹妹......”

一直没有说话的庄振霄喃喃的念叨,心里的震惊让他觉得喘不过气。

永安王眼神微眯,那头会召唤虎群地猛虎已经让他感到惊喜和意外,没想到庄喜乐本身的本事更是让他惊喜。

这个丫头就像是一处宝藏一般,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她最强的本事,或许后面还有惊喜等着他。

当真是让人期待。

贺清嘴角微抽,怪不得那疯丫头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原来还有几分真本事。

“咚...当...”

“咚...当...”

每一次‘咚’声响起都是庄喜乐的箭入了靶心,每一次的‘当’声都是贝珠的箭被庄喜乐的箭震了下来或是直接射了下来掉落在地。

“好!”

皇帝眼里露出异彩,嘴里连连夸张,“喜乐县主不不愧为将门虎女,有乃祖之风,好!”

身旁的众人连连附和,众口称赞。

荣国公目光看着一脸的紧张的庄良正又不着痕迹的看向太后的方向心里冷哼,皇太后也算是作对了一件事,这样出彩的丫头别说西康郡王,就算是生在他荣国公府也是掌上明珠,轻易不能割舍。

西南不能少了西康郡王又要防止他做大摆脱朝廷的束缚,只有庄家人在京都还不够,加上她这个心头肉的孙女方能保证万无一失。

到了今天皇太后才真正的在这件事上得意起来,庄喜乐越是表现得出彩优秀越是能判断出她得价值,西康郡王绝对不会轻易的舍弃她。

很好!

汪大姑娘强压下心中的激动,死死的抓着缰绳向着最后的几个箭靶而去。

从第一支箭射出去威武将军脸上的笑就没下去过,喜乐县主够让人惊喜,她的闺女也是不遑多让啊。

自家的闺女自己知道,平日是没有这样的控马之术的,看来是超长发挥了,好。

“汪将军,可喜可贺啊。”

身旁就有人笑着开口,喜乐县主能稳稳地站立于马背,汪大姑娘的控马之术应居首功。

威武将军也不含糊,直言是,“意外之喜。”

马背上站立的庄喜乐快速的搭弓拉弦,越是往后瞄准的时间越少,一支弓箭飞出就代表葡蕃还留在箭靶上的箭少了一支,整个比试场上好似成了她一个人的表演,惊艳了无数人的目光。

贝珠只能面色阴沉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箭掉了下来。

她没那个本事能把庄喜乐的箭射下来,她带来的人也不行。

“咚...”

最后一箭飞出,十个箭靶全钉上了代表的大厉的箭支,其中两支是贺薇的箭。

“赢了!”

看台上爆发出激烈的欢呼,这场比试实在是过于精彩。

布鲁阴沉这脸,心里再一次后悔当初没有了结了这丫头。

“皇上,这喜乐县主果真是福星啊。”

王公公适时的开口,“那身骑射的功夫真是了得,奴才看了就忍不住捏把汗呢。”

这番话皇帝很是赞同,这丫头可不就是她的福星。

“比试结束定然要好好的奖赏她。”

一旁的皇太后也露了的满意的神色,是该要奖赏的。

“疯丫头,你这身骑射的功夫不错啊。”

众人回来向皇上复命后贺清快步走了过来。

“比起清世子来如何?”

庄喜乐喜滋滋的扬眉,在西南也这样站立于马背上骑过,可那时要自己控马难度无疑又高了许多,不过今日她的发挥也算是超过了预期。

贺清见她得意也跟着勾唇而笑,“就马马虎虎,和本世子比还差了一些。”

庄喜乐当场就不乐意了,若不是场合不合适定要让这个吹牛的人给她表演一次,“净吹牛!”

瞧他一脸不服输的样子贺清当即就笑开了。

不远处的永安用一直看着此处,见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眉头微微蹙,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喜乐县主女中豪杰,箭术实在是让我等佩服。”

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楚向庭笑着开口,上前拱手道:“在下宣侯府楚向庭。”

“楚世子好。”

庄喜乐点头,楚向文是这人的兄弟,两人差距真的好大。

“她是什么女中豪杰,女...”疯子还差不多,后面的几个字贺清倒底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