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一会儿四妹妹该要到家了。”

街道上,庄振睿和庄振桓带着小厮脚步匆匆。

昨日宫里的人敲锣打鼓的进了庄府的大门,已经高龄八十有一的庄太夫人被敕封为正一品的诰命夫人。

全家人喜出望外。

庄太夫人早些年便是二品诰命夫人,原以到死也是这样,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一道圣旨直接成了正一品。

都道是庄府近来运道旺了起来,接连的有喜事发生。

“太夫人,皇上和太后娘娘体恤西康郡王镇守西南不易,喜乐县主在宫内也思念家人,为此太后娘娘特意让喜乐县主回庄府居住,以全孝道。”

宣旨的太监得了丰厚的赏钱很是客气,也提醒庄府人迎接庄喜乐回府。

庄府热闹的很,下学晚归的兄弟两人见其余的兄弟姐妹皆已准备好了送给四妹妹的见面礼,遗憾之余今日一早便带着人出门挑选。

“太赶了,都没来得及好好的挑选。”

“三弟四弟他们准备好的礼物也不给我俩看看,肯定是想要在四妹妹面前出风头指望着摸四妹妹的大老虎惊鸟,坐四妹妹那辆霸气的大马车。”

“大哥,要不咱们再去看看,我还有些钱可以多选几样。”

庄振桓边走边念叨,总觉得他们刚挑选的礼物不好。

“来不及了,总不能等四妹妹到家咱们还没到。”

庄振睿也觉得匆忙挑选的见面礼不能显出他们的心意,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公子小心!”

身后一声疾呼,庄振睿下意识的转过头时只见庄振桓和身后的小厮已经摔倒在了地上,地上一支耀目的珍珠发钗被马蹄踩踏的粉碎,已然是不可修复。

“哎哟,真是对不住了。”

车帘子掀开一位华衣公子以居高临下的的姿态看着两人,嘴角还带着两分讥笑。

庄振桓手肘擦破了皮露出鲜红的肌肤和泥土混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可怖,身后的小厮更是被车轮压到了脚踝,痛的满头大汗。

“二达,赔五十两银子给这两位公子。”

叫二达的小厮拿着银子随意的扔在庄振睿的小厮元宝身上,“喏,我家公子赔的,剩下的就当是医药费。”

“谢程远,你欺人太甚!”

庄振睿看着地上的粉末拳头紧握,又看着庄振桓那刺目的伤目露凶光的看着马车里的人。

“哼,别以为你父亲顶替了本公子父亲的位置你们就能越过本公子去,今日只是小小警示,识趣的以后在本公子面前夹着尾巴做人。”

谢程远的父亲谢威原是兵部侍郎,被庄良正顶替了后现在去了工部,工部哪里有兵部权势大有前途,为此两家便结了仇。

“位置是皇上给的,不满可以去找皇上理论,你当街纵马闹事算什么本事?”

“你伤了阿桓今日必须认错赔不是。”

谢程远眼神微眯,挥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庄振睿跟前,冷声道:“升官的当真是不一样了,不会咬人的狗居然敢跳起来狂吠,胆子是大人了。”

“你找死。”

庄振睿咬牙说完一拳头就挥舞了上去,谢程远猝不及防之下嘴角当即破了皮,盛怒之下两人当即扭打在了一起。

主子打架做下人如何敢旁观,当即撸起袖子就迎了上去。

两方人马看起来皆是皆是非富即贵,看热闹的百姓远远的退到到远处指指点点,这时一阵鼓锣声响,街上的人回首望去只见一对浩浩荡荡的人马从街头而来。

“宫里有贵人出行都快停手吧。”

一老人回避之时好心提醒,已经打红眼的庄振睿抬眼看去心下直叫糟糕,这是他四妹妹回来了?

车队中一辆奢华的马车缓慢前行,两旁的宫女太监随伺左右,身后还跟着的几辆车上堆满了大箱子越发显的马车里的人尊贵不凡。

“主子,有句话叫衣锦还乡,咱们也算是了吧?”

华容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外面的人群,脸上的喜意怎么也掩盖不住,原本想着她们自己收拾收拾就出宫,没成想皇太后为了面子上好看安排了这么隆重的队伍护送。

庄喜乐揉着惊鸟的脑袋心中忍不住激动,她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是要回家了。

“回到庄府都老实一些,莫要吓到我的曾祖母。”

她曾祖母可不是太后,不能吧大家给吓坏了。

“我娘说我还是三岁那年回京见过曾祖母,可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也不知道外祖母喜欢什么样的乖孙孙,是温柔端庄的还是活泛一点的,你们说我这样的外祖母会不会喜欢?”

能出宫回家自然是欢喜的很,又有些小小的担忧。

“主子长得好看又机灵乖巧,不论什么样子老夫人会喜欢的。”

华容说的很是认真,庄家会有人不喜欢她们家主子,怎么可能?

马车里的庄喜乐暗自担忧,街道边上的鼻青脸肿衣衫凌乱的庄振睿兄弟两人也是焦急不已,他们这样子还怎么去见四妹妹?

“来了来了,四妹妹回来了。”

庄府大门口,除了庄老夫人外府中的人皆是站在门口翘首以盼,护送的队伍刚出现人堆里就激动的喊了出来。

“大哥二哥怎么还没回来?”

庄云翡四下寻找也没见到两人只能遗憾的摇头,“真的是错过了。”

庄喜乐下车,看着门口那一堆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西康郡王府人已经够多了,京都的庄府怕是郡王府的三四倍,在一堆‘四妹妹’‘四姐姐’的叫声中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都停下,喜乐刚到哪里分得清你们谁是谁,先进门再说。”

庄大夫人招呼住了众人,欢喜上前牵起庄喜乐的手,“好孩子,回家了。”

看着这些欢喜的眼神,庄喜乐心里只剩下了高兴,家里人是欢迎她的呢。

“四妹妹,我是你八哥。”

还未跨过门栏人堆里有个半大的小子挤了出来,迫不及待的介绍自己,“我是你八哥我大你两岁,我叫庄振霄,九霄的霄,是不是很霸气。”

“嗯,很霸气。”

庄喜乐笑道:“我十哥说想要改成这个名字,说可惜被京都的哥哥给占了,下次来京城要找你抢这个名字呢。”

见此人群里的人嫉妒的看着庄振霄,每次有好事都被老八抢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