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自是十分热闹,庄喜乐不再坐主桌而是和庄振睿他们坐到一块儿去了,这些人好似商量好了一般三两下吃过饭拉着庄喜乐回了凌辉院,点上灯笼摆上了茶水果盘,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她。

“四妹妹说吧,我们都听着。”

庄喜乐哑然,“说什么?”

庄振霄忙道:“说咱们以后要怎么做啊,京都针对我们的可不是只有谢程远,那谢程远还有不少狗腿子呢,说不定恩国公的人也会针对我们。”

庄喜乐笑了,“合着在京都能欺负你们的人不少?”

大伙儿讪讪的,说起来虽然庄府在京都多年他们却混的不怎么样,庄家除了西康郡王以外再没有人在朝中重要的位置上,尤其先皇去后的这些年来他们庄府在朝中的位置越发的边缘了。

“我初到京都,对京中好多的事也不怎么知道,不如你们帮我讲讲?”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了解了解这京都错综复杂的关系才是首要的。

庄振睿这些人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庄云灵让人拿了笔墨来,将京都的簪缨世家高门显贵一家一家的列了出来,除了年纪小的被打发了去睡觉,剩下的十七八人围坐在一起逐个的说了起来。

“永安王是唯一成年还留在京都的王爷......”

“荣国公府最有权势......”

“恩国公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的母家......”

“左相这些年升迁的极快,也是和他前些年立了大功有关系......”

“广平侯府知道就行了,君世子也是个可怜人....”

有道是人多力量大,到了月上中天之时,里面这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庄喜乐就知道了个七七八八,果真是要是锦天城复杂许多。

比锦天城复杂,自然也就比锦天城有趣,尤其是那些虚虚实实的小道消息更是让她欣喜。

谣言从来不会空穴来风,搞不好就是真的。

一旁竖起耳朵的华容双目炯炯有神,她是红芙曲的队长,除了贴身保护庄喜乐外还兼具打探消息和传递消息的任务。

为了让她家主子能在京都游刃有余的活动,通晓京都的各方的关系脉络便是她的首要任务,今晚这些公子们一说她就知道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就是求证细化了。

庄振睿抬眼看了天色,心中惋惜还没说到正事天已经晚了,见庄喜乐打了哈欠便说道:“今日就说到这里吧,明日咱们接着来给四妹妹讲。”

庄喜乐兴奋了一整日,也确实有些困了,“今日之事想必已经传了出去,接下来两日京都的人多会加的试探了打听,暂时不会有人愿意正面和你们起争执。”

“你们只需知道你们是庄家儿郎,出门代表的是庄家的脸面,咱们不惹事但绝对不怕事,要么不动手,但凡动手就必定要起到震慑的效果。”

庄喜乐跟着站了起来,又建议道:“哥哥们的小厮没事的时候就交给洪护卫练练,就算是花拳绣腿还是要有两下子的。”

众人点头,今日四妹妹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憋屈了那样久也该到了他们挺直腰杆的时候。

庄云翡和庄云灵两人纹丝不动,“今晚我们要和四妹妹一起睡。”

庄喜乐笑眯眯的点头,“那好,咱们还可以躺着聊天。”

两人心里觉得受用极了,当即吩咐自己的丫鬟回去给她们拿换洗的衣裳。

庄振睿这些小子们一走院子很快安静了下来,平玉带着人伺候着庄喜乐洗漱,不消一会儿姐妹三人就挨着躺了下来。

“四妹妹的马车大,这床榻也比我们的大上不少。”

睡在中间的庄云灵啧啧嘴,“大姐姐来了我们四人都睡的下。”

凌辉院的屋子都是庄太夫人让人布置的,想着往后西康郡王府的儿郎们带着妻小回来能睡得下,这床榻自然就大了一些。

“可惜大姐姐定亲后都不和我们一块儿睡了。”

庄喜乐睁开了眼睛,“大姐姐定亲了?”

庄云灵翻过身,戳了戳庄喜乐的脸颊,“有什么奇怪的,大哥二哥也定亲了呀,后面几个哥哥也都在说亲了。”

庄云翡干脆坐了起来,“我娘说,咱们府里明年开始就会热闹了,每年都要办喜事,一年办个两三场也是有的。”

“我大哥二哥也在说亲了。”

庄喜乐喜滋滋的,她大哥二哥们成婚后她就会有小侄子玩儿了。

“你大哥二哥?”

庄云灵叹了口气,“若是他们都到京都,这排名怕是要变一变吧?”

到时候这庄府儿郎得有三十四号人,“一想想叫十八哥,二十二弟就觉得头疼。”

庄云翡深表赞同,“后面的还是带上名字吧,我要出去说我十七哥三十二弟,谁知道谁是谁啊。”

所以,兄弟太多也有苦恼。

庄云灵还要说话,见庄喜乐已经闭上了眼睛也打了拉过被子盖上,姐妹三人几乎是合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夜色如墨,四周万籁俱寂……

次日一早晨光熹微,醒来的庄云翡和庄云灵睁开眼睛对视一眼,又瞥见角落里熟睡中的庄喜乐后面上一阵窃喜,闭上眼睛开始继续睡。

“三个丫头还在睡。”

日上三竿,庄大夫人朝庄二夫人笑道:“翡儿和灵儿两个丫头可算找到偷懒的由头了。”

“可不是,难得一次,就让她们睡吧。”

庄二夫人查看着账目,抬头道:“今早喜乐身边的关嬷嬷来了一趟,说往后不用负担那一百护卫的膳食了。”

“喜乐丫头在宫里得到的赏赐不少,昨日还从谢府拿了三千多两银子想来是不缺钱,既然是他们要自行解决就由着他们。”

庄大夫人放下笔,“只是派人时常的看着,该贴补的就贴补一些,总不能怠慢了他们。”

有那一百人在庄府的安全也放心了许多。

姐妹三人睡的心满意足才起床,此时庄振睿早就带着弟弟们去了学堂,用过早饭姐妹三人又去春荣院陪着庄太夫人说话。

老人家喜欢听西南的事,庄喜乐便捡了有趣的事说,逗的老太太笑开了花,脸上挤出不少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