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热闹的人散去庄喜乐当即让人关了门,柳二公子和他带来的小厮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刚才不是挺横?”

庄喜乐越过了坐在圈椅上,心里暗自可惜惊鸟没在,若不然这些伙儿哪里用的着她来动手。

“喜乐县主?”

柳二公子狐疑的看去,早听说这女娃娃不好相与,他父亲进宫回来就告诫他们兄妹不可招惹她,没想到居然出门就遇到了她,当真是流年不利。

庄喜乐的目光看向他,又朝他身后的掌柜说道:“开门做生意自然是和气生财,地上这些布料柳二公子既然要了就都包起来,还怕恩国公府付不起钱怎么的。”

“若是之前赊欠有也一并把单子送过去,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掌柜的眼睛毒一看这场面就晓得能撑腰的来了,心底一喜忙招呼着伙计开始收拾地上弄脏的布料自己又忙不迭的去把赊欠的单子找出来。

柳二公子面色铁青,手腕上又一阵剧痛传来又让他疼的眯起了眼,额头上的汗水也跟着脸颊滚了下来。

此刻的他形容狼狈,眼中一片阴郁,咬牙道:“喜乐县主,你伤了本公子莫不是以为这里是西南可由得你为所欲为?”

庄喜乐讽刺一笑,“本县主好歹还有爵位在身,恩国公可为柳二公子请封世子?”

庄云灵哼了一声,接过话,“恩国公府世子是柳大公子,谁不知柳大公子文武全才又谦逊有礼,如何会做这等龌龊之事。”

她四妹妹为她们撑腰作主,她没理由还躲在背后。

庄喜乐轻笑,“既然柳二公子一介白身都能在这里耀武扬威,本县主伤了你又能如何?”

柳二公子最是厌恶有人在他面前称颂他大哥,目光阴毒的瞪着两人,“本公子姑母是皇后娘娘...”

“太后娘娘也是你们家的。”

没等他说完庄喜乐就接过了话,“永宁公主也是你们家的,这些本县主都知道,然后呢?”

然后?

柳二公子微愣,难道这些还不够?

“本县主还以为京都也是恩国公府的。”

这句话就诛心了!

柳二公子面色大变,目光像利剑般刺了过去,咬牙道:“喜乐县主,本公子劝你谨言慎行!”

“这话还是说给柳二公子听吧。”

说着也懒得和他废话,目光询问般的看向了庄云翡。

庄云翡摇头,庄喜乐又幽幽的叹了口气。

掌柜的已经将赊欠的单子都找了出来,上前躬身道:“柳二公子,以往赊欠的单子加上今日的布料合计两千三百两,是送到府上还是?”

柳二公子看着那一叠子单子只觉得刺目的很,忍住想要接过来撕碎的冲动,“本公子自会让人送来。”

庄喜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热闹都要付一千两,闹事的没有二千两好意思?”

“你欺人太甚!”

“你奈我何?”

眼神对视中柳二公子败下阵来,扭头道:“走。”

转身就要出门之间庄喜乐又叫住了他,“打伤了不应该付医药费?”

掌柜和伙计有些惊讶,想到什么心里又激动了起来。

只见那柳二公子在身上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出来五两银子还未说话就看到庄喜乐带着看笑话的眼神,好似笑话他没钱。

咬咬牙从荷包里掏出五十两的银票‘啪’的一声拍在柜台上扶着自己的手腕走了出去。

大门重开,云染楼已是一尘不染,各得了十两银子的掌柜和伙计快速的将预留的布料搬上了马车。

“往后遇到这种你们无需和他客气,你越是惧怕他越是得寸进尺,女孩子还是要泼辣些的好。”

庄喜乐眉头微,也不知道这之前她们都学了些什么东西,遇到刚才那样的事也只会流泪隐忍,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竟然不知道庄府的人在京都过的如此小心翼翼。

是不是有些过于的谨慎了?

庄云翡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觉得刚才她的表现真是糟糕透了,今日若不是四妹妹在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咱们庄家的女儿是最矜贵的,不仅在府内要矜贵府外要更加的矜贵才是,哪里需要如此委屈。”

“当上面那么多哥哥是摆设呢,打群架拼人数他们都能打得赢。”

一路上,庄喜乐顾不上看外面的景致,一个劲儿的劝说两个姐姐,务必要让她们和她一样一路横行才好。

回了庄府,姐妹三人相携着去给老太太情请安,在春荣院用过了晚饭又叽叽喳喳的说了好一阵话才回了凌辉院。

庄振睿带着弟弟们涌了进来,他们都听说了今日三个妹妹出门遇到的事,一个个的义愤填膺。

庄振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四妹妹,你说我们要怎么做那些人才不敢欺负我们?”

“你们真要听我的?”

庄喜乐觉得这些哥哥们都单薄了些,不似她在锦天城的哥哥们威武雄壮。

“我们都听四妹妹的。”

众人齐声,心里都有一团火在烧,外面都说庄家内里以一窝虫,对他们而言是很大的侮辱,走路都抬不起头。

这样畏首畏尾的日子他们真的是过够了。

庄喜乐正色道:“我祖父、爹爹和叔伯们的名声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是他们勇猛无畏悍不畏死才有了西康郡王府如今的局面。”

“我西南的哥哥们在蛮夷三十六部中亦有威名,靠的不是祖父的权势,是靠他们的脑子和拳脚上的功夫生生的打出来的。”

“想要不被欺负,除了权势外还得让人知道招惹你很麻烦,让他们心生畏惧。”

“惹了咱们一个就是得罪了整个庄府。”

“让他们觉得庄府就是马蜂窝,是疯子,惹之前都要仔细的掂量掂量。”

这些话极具有煽动性,庄云霄眼睛一亮呼吸都粗重了两分,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们也能打出来。”

“对,咱们人多怕什么,以后能用拳头解决就别多话。”

“咱们庄府的儿郎要心在一起,不管对方是单挑还是群殴咱们都一起上。”

众人你一言我一嘴心中烈火熊熊燃烧,不停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庄喜乐几个女子目瞪口呆,尤其是庄喜乐,她还有好多鼓舞人心的话都还没说呢。

难道是庄家人骨子里的血液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