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喜乐转身看着两旁的权贵大臣一脸的艳羡,“大人们能生活在夜不闭户的京都当真让人羡慕的很。”

目光转向皇帝,“西南不平,内有蛮夷三十六部虎视眈眈外有葡蕃伺机而动,边陲各部也是表面的和谐,一年总有那么几次他们都会策划行刺祖父劫持臣女,是以在西南只要出门祖父便会安排众多护卫随行。”

“那马车本是祖父的车架,也是担忧路上有人劫持暗杀这才送给了臣女。”

“路上也曾有森狼部余孽想要抓了臣女以做筹码投靠葡蕃,此事黄侍郎和羽林卫的王护卫可以作证。”

说完脸上很是落寞,眼圈也红了起来,“臣女忘记了这里是太平繁盛的京都呢。”

一番话说的真真假假让人唏嘘感慨,不明之人只觉得这看似风光的喜乐县主在西南过的也是小心翼翼,若不是怕贼人又何须带如此多人出门。

皇帝更是感慨,不经感叹道:“西南有庄西康则大厉边陲可安矣!”

此话一处众人皆惊,尤其是恩国公更是泄了气,没能让这丫头吃亏反倒让她在皇帝面前替西康郡王邀了功,要传到太后耳朵里还不知道要如何恼怒。

庄喜乐很是庄重的给皇帝行礼,肃穆道:“祖父常对爹爹伯父还有哥哥们讲,庄家儿郎誓死守护西南边陲安稳,有生之年绝对不让那狼子野心之人有机可乘,若有那日便是马革裹尸为朝廷尽忠。”

“亦对臣女坦言,若是臣女不幸落入贼人之手无力营救之时候则令臣女自戕于两军阵前以激起将士们的血性。”

皇帝听闻一脸动容,连声道:“好,好,好,好啊。”

“西康郡王不愧是我大厉肱骨之臣,对朝廷赤胆忠心,好。”

有那年迈的老臣也站了出来说起了西康郡王还是庄豫南的时候一身正气又决绝的带着人前往西南之时候情形,又说道刚开始那几年庄府倾全族之力助力庄豫南平定西南的事。

“西南有西康郡王总镇实乃大厉之福。”

站着的几位大臣连忙站起来跟着赞颂起来。

皇帝叹了口气,只道:“庄府之风骨气魄乃京都世家之楷模!”

外间的庄良正听了这话呼吸都粗重了两分,心里激荡澎湃连忙下跪磕头,高声道:“庄府上下必定誓死为朝廷尽忠。”

他不是个笨人,她这侄女三言两语之间扭转了局面还将庄府抬到这样的高度,这轿子到了他面前他还要不上就对不住他这侄女小小年纪在这里争论了一场。

“好,念庄家儿郎为朝廷赤胆忠心特许庄府十二岁以上的儿郎可以进国子监求学,无需举荐。”

庄良正大喜连忙磕头谢恩,能进国子监除了有真才实学还得有人举荐,他之前不是没有想过法子却每每碰壁,现在居然全部进去了可不就是大喜。

对于这份恩赐在场的大人不觉得要紧,虽说或许会对后辈们有碍但于眼前无碍,何况庄府能年书的苗子可不多,要不也不会庄良正早前四处求人没个结果。

御史祝大人以目光询问恩国公是否还要继续,万没料到这丫头如此能言善辩,还白白让庄府得了皇上的亲眼。

恩国公摇头,今日大势已去多说无益,他那儿子行事毕竟站不住脚,若是被这丫头再反咬一口得不偿失。

见两人鸣金收兵庄喜乐亦是见好就收,有些事过犹不及。

苦主不提事主不闹,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皇帝看向恩国公似笑非笑,眼中透露处一抹嘲讽。

此时已到正午,皇帝高兴自然就赏赐了众位大臣留饭,庄喜乐也被留了下来。

庄喜乐自然是喜滋滋的答应下来,等到有宫人准备妥当不等宫女为她布菜端起饭菜吃了起来。

每道菜皇帝只是些许的品尝便赏赐了下去,在场众位大臣无不起身谢恩而后一脸享受的小口品尝。

见此庄喜乐默默的叹了口起,他们这些人包括永安王在内都是在捡皇帝不喜欢的剩菜吃,因为她看到有道腰果鸡丁皇帝尝过就留下了,想来味道不错。

等赏赐到她面前时还是规规矩矩的站起来谢恩,抬眼看到王公公朝她客气一笑时才发给她的是一道烤乳鸽,早前在宫里她最爱的一道菜。

这烤乳鸽外酥里嫩腌制入味入口满嘴留香,出宫这两日还有些想念,此时也不管是不是皇帝的剩菜喜滋滋的吃了起来。

她的胃口向来也不错,不一会儿叠子就见了底不免有些可惜,正要放筷时候又一道裹着些许麻椒和茱萸的羊肉小锅子端了上来又欢喜了起来,只觉得这王公公果真会办事,华容的冬虫夏草没有白费。

当她举着碗说要添饭时一旁的伺候的宫人不免有些惊讶,吃的慢条斯理的永安王抬眼一笑,只觉得这丫头不仅能说还能吃。

连隔壁几张小桌的大臣也都看了过来,陪皇帝吃饭虽然是无上的殊荣却罕有人敢敞开了吃,不论难吃与否饿与不饿都得赞一句‘当真美味极了’,更不敢失态于御前。

且京都的贵女那个用饭不是及其斯文,茶盏盖子那么点饭也就够了,这喜乐县主吃下去的第一碗饭就挺扎实,也不知道该说她心大还是她自觉有所依仗完全无惧?

庄喜乐丝毫不觉不妥,她喜麻喜辣是重口,这道羊肉小锅子又正和她心意,不吃完都觉得对不起那羊儿吃了那样多的草才长出来的肉。

又觉得那道烤乳鸽当真是不错可惜就是太少,好似还没两筷子就没了不免有些意犹未尽。

“既是喜欢不如让御膳房多送几只来带回去慢慢吃?”

放下筷子的永安王接过宫人递上来的漱盅漱了口,抬眼间就看到庄喜乐盯着空盘子遗憾的表情。

庄喜乐笑眯眯的点头,“既是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欢喜的侧首看向皇帝,“皇上,可以多要一些烤乳鸽吗,臣女带些回去给哥哥姐姐们尝尝。”

皇帝原本就看她吃的香自己不免也就多用了些,心里更加觉得这丫头旺他,对于这样小小的要求哪里有不答应的,一旁伺候的王公公忙让了宫人准备。

------题外话------

推荐苏水小浅的《快穿之祖宗我劝你做个人》,高糖无虐、轻松诙谐快穿文。

简介:

【宿主,请你按照要求做任务,倒追目标。】

‘狗子,你玩我的是吧?我攻略目标好好的,凭什么往后要我倒追?!’

【宿主,请按照指定任务完成,否则抹杀。】

‘!!!算你狠!’

【追不追?】

‘追!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祖宗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