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刺目耀眼的太阳烈烈的挂着,尧嬷嬷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一时间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彩云居里,庄云舒听闻尧嬷嬷的针织手艺惊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欢喜的拉着庄喜乐的手表示要一块儿去听。

“我便是这么想的,咱们总不能让尧嬷嬷白跑一趟。”

庄喜乐笑眯眯坐下,除了庄云舒可以学外,还可以将好的针法想法子给她二伯带回去。

锦官城所产的锦缎享誉大厉,可在绣艺一事上却比不得云州的云绣、随州的水绣,她曾听闻统管锦天城各大秀坊的二伯说过绣艺会想要寻访天下名绣继而创造出正真属于锦天城的蓉绣来。

如此她将京都所有的绣艺全都收罗起来送回去总能起到一点作用吧?

当时下午,尧嬷嬷所在的小院子里里外打扫一新,多了两个伺候的小丫头铺纸研磨伺候起尧嬷嬷书写起来。

连着两日放晴,院里院外已看不出大雨来过的痕迹,庄喜乐估摸着外面的路面可以走便决定第二日去郊外看庄子。

次日一早天色晴朗,碧空如洗。

庄喜乐去春荣院给老太太请了安便带上平玉华容等人出了门一路往京郊而去。

“贵人,这庄子乃是鄙人祖业,若不是遭遇横祸也万不敢拿出来卖。”

早就等在庄子里的庄子主人王元见来人是个小姑娘也不敢小瞧,毕恭毕敬的跟在一旁介绍起来,“这庄子二百亩整皆是良田,对面那一片山也在包含在地契里...”

庄子的管事随行在侧领着几人在附近走了一圈,此刻正值麦穗黄熟的时候,经过一场大雨后又被烈日晒了两日,这一大片金黄的麦田喜人的很。

平玉下了地捡起一块泥查看后又捡了一块交给庄喜乐。

王元不解,只见庄喜乐指间捏碎泥块搓了搓,又走进两步仔细的观察麦穗,心里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管事见她那熟练的手法心下微惊,这娇滴滴的小贵人莫非会种地不成?

“禀贵人,这庄子的地平日养的好肥也下的足足的,土质肥的很。”

庄喜乐侧首看他一眼向又前走了几步,“如何浇灌?”

管事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听了这话下意识就开口,“距离这里两里地有一处蔚水湖的支流,对面的山脚处也有一处小泉,地里也挖了蓄水的池子,不愁浇灌的。”

“这地里除了麦子还种些什么?”

“黄豆、绿豆几样豆子,还有好几样青菜,初冬开始种油菜籽......”

“近三年来出产如何?”

管事一五一十的答了,随着庄喜乐又问了几个问题管事的便确认她是真懂得种地,不是亲自打理过的哪里知道粮种、虫害和肥这些事来?

“前面那处空地可是晒粮场?”

“是晒粮场,再有几日这麦子就收了庄子里的人正在准备着收割。”

一旁跟着的王元心里庆幸管事是个靠得住的,就刚刚那些问题好些他也不知,万没想到这样尊贵的姑娘还懂得这些。

“你只要再等上十来日这地里的麦子可就都收上来了,现在卖可不划算。”

这庄子庄喜乐很是满意,除了那些个房屋有些差强人意外其他都很好,轻笑着看向了王元。

王元苦笑着摇头,“家里老母病重、儿子闺女也都到了说亲的年纪,儿子闺女还能等可老母的病是等不了了,这每日药钱便是不少。”

“贵人若是看上了眼还请能早日定下来。”

王元又是苦笑,前几日京都还有好几家人对着庄子有意,自从三日前这小县主身旁的丫头来了一次后那些有意的人家便再没上门,他就是再不懂也晓得这不是他能吃罪的起的人。

都说京都贵女娇贵不好相与,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如何?

“前面那一片也是庄子里的?”

不远处,入眼便是一片姹紫嫣红,房舍整齐,竹篱笆的围墙和庄子融为一体,虽看不真切也更让人好奇。

管事的抬眼看去,转身拱手道:“回贵人,那是广平侯府上君世子名下庄子,那片庄子八百多亩地是京郊最大的一处,里面除了粮食还种了好些瓜果花树,听闻皆是君世子亲手打理。”

庄喜乐恍然,早前就听闻那君世子儿时被丢在庄子上自生自灭,后来便养成了侍弄田地的习惯,想来就是在这里了。

这位农夫世子还当很是有意思的很。

“这个庄子我很是满意。”

侧首吩咐平玉,“去和王先生仔细的谈谈,莫要让王先生吃亏。”

说完带着华容就朝那姹紫嫣红的地方走了过去。

半炷香后两人才走到了那庄子,入眼所见,庄喜乐眼露惊艳。

这是一处占地约一亩的院子,茅草做屋顶、竹篱笆做围墙,和这天地间相得益彰。

外门口一辆马车停在那里,拉车的马儿已经卸了套悠闲的在田埂上吃着草,木门大开,竹篱笆上缠绕的月季忍不住伸出了墙外,大朵大朵的花儿在微风中微微摇晃。

站在院门口向里看,除了中间铺上了石板的过道直达茅屋,两旁竟是种满的各色花木,没有精美的花盆就那么随意的种在地里,任其恣意的生长。

桃子,李子、梨子挂满枝头,一处挂满葡萄的葡萄架子十分惹眼,上面的葡萄绿的紫的让人垂涎欲滴。

“汪汪汪~~~”

狗吠声响起,两只大黄狗从远处跑了过来,在三米远的地方狂吠着想赶走她们。

“桃子李子停下来。”

清冷的声音传来,一身粗布衣裳手拿锄头的君元识走了过来,驱走两只黄狗后方才疑惑的看着庄喜乐,“喜乐县主为何在此?”

许是天太热又锄了地的缘故君元识得脸上透着红晕,额头也贴着几缕碎发,加之手握锄头得样子到是比早前多了两分粗狂,不似之前不食人间烟火,多了两分人气。

“我买下了隔壁的庄子,从此就和君世子做了邻居,今日特来拜访。”

庄喜乐向前走了几步,蹲在一丛叫不出名字的小花前,“这里的花树果木都是君世子亲手所种?”

君元识不耐嘈杂又知道这小县主是个爱闹的,心里就想快些打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