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室里两人隔着棋盘相对而坐,一堂的姑娘纷纷围了上来。

李大家作为赢过棋圣的人绝对不会愿意占一个小姑娘的便宜,直接让庄喜乐先行。

庄喜乐也不客气,毫不犹豫的从旗盒里拈起一粒黑子轻声落子。

见庄喜乐第一步就落在了天元上李大家心里冷笑,敢落在这里的不是帝王便是对自己极度的自信之人。

还有一种是半吊子的蠢人,这丫头是想要虚张声势?

还是...看不上她?

忍住想要拂袖离去冲动决定十手之内解决掉这场无趣的对弈。

先手天元,这一步连周围的观棋的人都笑了,庄云翡姐妹两人面色焦急,她们虽然不精于棋道也知道下在这里要吃大亏的。

刘蔓嘴角得意的勾起,果真是个只会用蛮力的草包,亏得袁大家还替她吹嘘。

庄喜乐气定神闲,眼神示意李大家可以落子了。

随着李大家的落子庄喜乐抬眼瞧了她一眼,这是有多看不起她?

不少人暗自摇头,输给李大家并不丢人,可是喜乐县主太过自负,这样一来输了便有些丢人了。

两人交替落子,半炷香后李大家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连呼吸都凝重了起来。

十手、二十手...五十手...

现在已经不知道到走了多少手,她不仅没有轻松的赢了庄喜乐反倒感觉越发的吃力了起来。

观棋的人纷纷伸长了脖子努力看着,对于李大家面上的吃力自发的解释为给庄喜乐面子,让她不至于输的太难看。

李大家扫了庄喜乐一眼,她知道自己轻敌了,但这样的局面没有让她慌乱心里隐隐有些躁动,上一次这样躁动还是在和棋圣一战的时候。

烈日骄阳高悬,四周寂静无声,只余偶尔落子的轻响声落在众人心间。

有姑娘出门宽衣遇到相熟的人将棋室里正在对弈的事说了,一人是棋力名震京都的新一代棋圣,一人是‘声名大噪’的跋扈县主,听了消息的连忙将消息放了出去。

不少人想要亲眼看看那嚣张跋扈的喜乐县主被李大家赢了棋会不会输不起。

至于说李大家觉得吃力那绝对是为了给喜乐县主面子装出来的,这一点他们毫不怀疑。

不少人朝棋室里跑,隔壁国子监的学子听闻了消息玩笑着看着庄振睿等人,“各位庄兄,你们这堂妹能让李大家觉得棘手,当真是有本事。”

“我四妹妹自然是极有本事的。”

庄镇睿很是严肃的点头,心里觉得还是四妹妹厉害,今日里大家要是赢了也没什么好称道的,若是四妹妹侥幸赢了外面的传言就不会是嚣张跋扈,而是才女了。

他四妹妹要成才女了!

周围的几位笑着摇头,那喜乐县主仗势横行于京都,若是还有点儿才学道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谢大人和几位先生要去明德看对弈。”

一个青衣学子兴冲冲的跑过来,“明德堂的堂主答应咱们现在可以过去瞧瞧。”

女子下棋虽没什么看头,可架不住两个对弈的人都是名人啊。

“走,咱们去给四妹妹助威。”

庄镇睿一挥手,庄家儿郎跟着就往明德而去。

棋室大门窗户全都打开,进不来的人便趴着窗户上伸长脖子往里瞧。

对弈中的两人皆是面色凝重,李大家举着棋子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眉头紧蹙。

庄云灵和庄云翡姐妹两人激动的满脸通红,好似把李大家逼到如此境地的是她们一般。

过了十个回合,庄喜乐一改守势对白子发起猛攻,白子不甘示弱反复争夺,看的周围的人呼吸也小心翼翼了起来,生怕影响了正在下棋了的人。

见了有男子过来姑娘们自发的站到了靠里的一边,国子监祭酒谢大人等几位先生站在了最好的位置,庄镇睿这些人站在一旁眼中异彩连连。

庄喜乐先手天元却又生生把站场拉到了中场,忽然放慢攻势棋路变得迂回起来,包括几位老先生在内也看不清她的路数。

半盏茶后棋面逐渐清晰,等到他们发现黑子连回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谢大人抚着胸口,一眼不错的看着庄喜乐,这丫头勾勒了如此之久原来是想要屠了李大家的大龙。

白子危险了。

十八子的大龙还未彻底净火已被黑子包抄,庄喜乐抬眼看了李大家低头毫不客气的挥刀屠龙。

李大家拈着棋子的手微僵,眼睁睁的看着大龙被屠龙,生机渐绝,庄喜乐胜利在望。

换做一般人此时已然认输,李大家擦了汗思虑片刻终于又动了,几番落子后冲断了黑子的包围棋面又变得模糊起来。

几位大人点头,不愧是李大家,如此还能找到生路,若是此番还能获胜这名气还将更甚一层。

这小姑娘也不简单啊,棋风凌厉攻伐果决却又狡诈如狐,棋力之深厚京都的一众姑娘无人可以相提并论。

庄喜乐掏出帕子胡乱了擦了汗,此前能让她觉得如此棘手的只有他祖父,这李大家果真名不虚传。

不过,她喜欢!

双方各自都面临着被对方绞杀的命运,场面十分胶着。

“来杯水。”

庄喜乐有些沙哑的开口,庄云灵赶忙递过去茶盏又递了一杯给李大家,两人接过皆是一饮而尽,对视一眼目光又落到了棋面上。

庄喜乐心下一狠,拖着自己上下两条黑龙进入了杀局,棋面一时间更加复杂起来。

李大家也开始不管不顾激烈的厮杀,看着周围的人不时发出惊叹之声。

太阳开始西斜,这场对弈从开始到此时一个半的时辰总算要出结果,只听谢大人激动的开口,“赢了...要赢了。”

“谁要赢了?”

庄喜乐屠了李大家的大龙,李大家奋力突围反扑,双方激烈争夺,棋面虚虚实实千变万化,周围的人表示已经看不懂了,只能茫然开口。

“李大家,赢你三子半,承让!”

庄喜乐声音沙哑,一旁的庄云灵赶忙将茶盏递到她的嘴边,“快喝水。”

棋室里静默无声,众人都觉得恍然如梦,李大家输了,还输了三子半。

“后生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