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爱美,这第一条就是万万不能晒黑,要白嫩嫩的才好。

“想想当真气人,君世子一个男子长成那样子偏我一个姑娘家是个丑的。”

翰林院学士吴大人府上的三姑娘摸着自己的脸,幽幽的叹了口气。

庄喜乐瞧着她不是寻常姑娘家的那样白皙,是有些健康的麦色,喜滋滋的看着她,“不怕的,我和你一块儿是个丑的,咱们丑一块儿。”

她时常晒太阳也不太白,说着姑娘们就笑开了,这个说自己脸上有小斑,那个说自己眼睛小,竟然都比起丑来。

不一会儿就笑做了一团。

“听说光平侯府的君姑娘就是不能晒太阳这才从来不出府,听闻平日里是屋子也不大出的。”

有姑娘说起了那个从未在外行走过的君姑娘,屋子里的姑娘微愣有些意味深长的浅笑,这君姑娘当真就是个神秘人了。

“这京都就没有广平侯府以外的人瞧过她。”

大伙儿又想到了前日里听涛阁在左相府的那出戏文,贺薇想着庄喜乐姐妹几个那日提早走了没瞧见,今日君世子也在倒是不方便说了。

前院里,庄府的公子们摆开了架势,来势汹汹的想在棋艺上和今日过府的公子们拼个输赢,奈何技不如人,除了勉强能赢京都的几个纨绔组合,以清世子为首的世家嫡长子是一个没赢。

这些公子们也来了兴致,各自执子对弈起来,各自都有输赢,唯独让他们意料之外的是君元识,从和庄振睿下第一盘开始就没输过的。

庄府儿郎被横扫,贺清这些人同样不能幸免,一个个输的惨兮兮的。

贺清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折扇暗道君元识平日里无事总是自己和自己对弈,各种棋谱不知道看了多少,今日他们这些人都是注定要吃亏的。

“君世子高明,吴某佩服。”

吴家大公子放下棋子‘啪’的一声打开扇子,“君世子这手棋艺许是能和喜乐县主一较高下了。”

“对,请喜乐县主出来和君世子对弈一局。”

早已经战败的几个纨绔眼睛一亮连连点头,他们近日在京都苦寻能和庄喜乐一较高下的人无果,没想到今日就这样碰到了。

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君世子这便是你的不对了。”

有纨绔收起手中的折扇,“同为京都世子弟你居然想鹤立鸡群,想想这些年咱们和你少和喝了多少顿酒。”

“可不是就是,你整日躲在府里做什么,出来和我们一块儿消遣不是很好?”

纨绔们觉得,君元识和他们也差不多,没有官职整日混吃,既然这样还不如和他们一块儿。

“得了空咱们搬了酒去你的庄子上痛饮,不醉不归。”

远处伺候的岁丰和岁吉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顿时喜上眉梢,他们家世子果真就就该早日出门走动的。

君元识有些慌,很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着说话,见众人热情也只能无奈的点头。

“那咱们就说棋。”

“出了喜乐县主这么一个棋道高手咱们这些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君世子,你今日定要为我们扳回一局。”

有纨绔‘啪’的一声收起折扇,这人是宣侯府上的二公子,宣侯府书香传世到了这一代居然是文不成武不就,宣侯听一个武将家里出来的小丫头有这等棋力回头就把家里的几个小子揍了一顿。

“君世子,兄弟们往后的好日子就靠你了。”

看着几个纨绔迫不及待的样子,贺清和几个公子对视一眼,纷纷扭头不忍看他们。

没有被精心教导过的君元识若是能赢了庄喜乐,这些人只会被揍的更惨。

凌辉院的姑娘们一听要对弈也是来了精神,待打听清楚前院的对弈的情况纷纷起身拥簇着庄喜乐去了前院。

“喜乐姐姐今日一定要小心了,那些公子哥们今日看样子是来者不善。”

宣侯府上的姑娘煞有介事的说道:“喜乐姐姐下棋厉害,为此好几家府上的公子都挨揍了。”

庄喜乐挑眉,她下棋还会让其他人挨揍?

“如何说的?”

“我觉得就是府中的长辈觉得儿孙不争气随便找了个理由给揍了一顿,正好喜乐妹妹最近风头正盛可你就被拿出来做了对比。”

“那些人早就跃跃欲试了,挨了揍不服气了,想要找了人在棋道上赢你。”

文清菡接住话头,“他们在京都寻访棋道高手,这回总算让他们把君世子给挖出来了。”

庄喜乐愕然,这些都些什么歪理,她输了棋就能代表他们自己厉害了?不挨揍了?

还是心里能得到安慰?

姑娘们说说笑笑到了前院,人还没坐下那些纨绔公子们就摆下赌局,赌是君元识赢还是庄喜乐会赢。

“我押喜乐妹妹。”

“我也押喜乐妹妹。”

姑娘们毫不犹豫的押了庄喜乐,以贺清为首的公子们自然是押了君元识,唯有庄府的儿郎有些纠结,他们心里自然是要押自家妹妹,可君世子今日可是过府的贵客,也是要给两分面子的。

庄振霄凑过去拉着几人商量了一番,几人听闻纷纷竖起大拇指嘿嘿嘿的笑了。

庄府儿郎眼神交汇毫不犹豫全押了庄喜乐,纨绔们刚要质问院子门口一阵脚步声跑来,十几个庄府小公子圆滚滚的跑了进来,在庄振霄三言两语蛊惑下全都押了君元识。

“这庄府果真有趣。”

贺清摇着折扇,在看着懵懂无知的小公子们乐呵呵的掏了银钱就站成了一排,等着棋局开始。

“我猜这些小公子们最后还要和大公子们打一架。”

吴大公子看着三十多个庄府儿郎有些艳羡,这庄府果然是人丁兴旺,“西康郡王那一脉还有十几位公子吧?”

贺清知晓他想什么,“喜乐县主的嫡亲哥哥就有三个,听说一块儿加起来十二三人。”

啧啧!

往后谁要娶了那个小祖宗得要夹着尾巴一辈子,只因妻家舅兄实在太多。

院子里棋盘已经摆下,庄喜乐和君元识相对而坐下,在周围的说笑声中开始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