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叶辰的陪伴,唐凯本以为接下来的旅程会变得有趣一些。

但是叶辰很快就进入了静音模式。

一个人抱着剑,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跟随在唐凯的身后,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来。

跟别说是交流了。

唐凯瞬间没了交谈的兴趣。

两个人闷着脑袋往前走。

看上去明明没有多远的距离,但是以两个人的脚力,都走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到了最后一座山。

这座山从远处看上去似乎不是很高,但是等到唐凯和叶辰真的到了山脚下才发现,这座山,不矮。

这座山目测至少有一千米左右的高度!只是因为整体并不是很陡峭,坡度也很缓,所以才给人一种并不算高的感觉。

仰头看了看山峰,叶辰将目光望向唐凯:“要上去吗?”

唐凯脸上露出笑容:“当然。”

他指了指旁边:“看那个是什么。”

叶辰顺着唐凯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在距离两人大概十多米的地方,郝然有着一块石碑。

石碑只有一人高,上面刻着两个字。

亡山。

叶辰皱着眉头:“亡山?

难道这就是这座山的名字?”

唐凯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走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字迹。

想来这座山就算不是接下来的目的地,也肯定能够发现重要的线索。”

叶辰点了点头,跟在唐凯的身后,一起沿着崎岖的山壁往上攀爬。

山体的坡度并不是很大,但山体表面活石很多,稍不注意踩上去,就会滑落下去。

换成两个普通人,哪怕是最顶尖的登山队员,面对这种情况恐怕也没有多少办法。

但这却难不倒唐凯和叶辰。

两人小心翼翼上山,虽然算不上如履平地,但也差不了多少。

一千米不到的高度,两人却花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攀爬,才终于爬到了顶。

“渴死了。”

说话的是叶辰,以他的性子,却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渴。

唐凯也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干涸的快要开裂的嘴唇。

心中略微有些后悔,出来的时候该在身上带一点饮用水的。

自从进入这海底宫殿到现在,他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如果是在普通的环境,这么久没喝水倒也没什么。

但是这里是什么情况啊!他可是一直都位于岩浆之上,周围空气的温度至少到达了四十五摄氏度,有些地方还要更高一些。

身体的水分,大量散发,这种情况,他不渴才怪。

“必须要尽快找到水源才行,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们都得被渴死在这里。”

叶辰认同的点了点头。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口渴的感觉,那种最里面似乎都要冒出火来的感觉,的确不太好受。

两人到了山顶,山顶的地势一下子变得平缓了很多。

在山顶正中央的位置,竟然长着一颗……树?

而咋那棵树的脚下,竟然有着一个小小的水池子。

水池里面的水不断蒸发,水雾笼罩的样子,若不是周围太过荒凉了一点,看上去倒是有几分仙家气象。

“水!”

唐凯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朝着水池的方向抛过去。

结果还没跑两步,就被叶辰从身后死死拉住。

唐凯眉头微皱,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叶辰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颗树,有些警惕的说道:“那棵树,就是那棵树!”

听着叶辰有些拗口的话,唐凯眉头皱的更紧了。

“什么那棵树……”随后,唐凯的眉头突然往上一挑,问道:“你是说,这棵树就是你之前在晕倒前看到的那一颗?”

叶辰用力的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那棵树!”

“会不会是看错了?”

“不会错的。

树干上面有一个十字形的切口,我是不会记错的。”

唐凯看了过去,果然是在树干上发现了一个十字形的痕迹。

和快十字形的痕迹还很新鲜,应该是不久之前留下来的。

唐凯终于也变得谨慎起来。

叶辰晕倒的地方距离这座山并不算近,那棵树应该也在那里才是。

但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里。

难道这棵树会动?

唐凯心中突然浮现出了山洞中遇见的那种怪虫的模样,心中突然说哼出了一个不一样的念头。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树?

想到这里,唐凯手中持着赤练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颗怪树。

来到距离怪树只剩一米多远距离的地方,唐凯猛地出剑,朝着那颗怪树刺了过去!就在剑尖即将刺中树身的时候,那颗树竟然是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叫声,然后拔腿就跑!没错,真的是拔腿就跑!那棵树竟然是将自己的树根从土地里面拔了出来,形成了脚的模样,然后疯狂逃窜。

一边走,还一边发出宛若婴儿哭泣的声音。

很快,怪树就消失不见,留下了瞠目结舌的唐凯和叶辰。

两人目光对望,目光都是有些呆滞。

“那到底是树还是什么东西?”

唐凯的连皮微微抽搐:“应该是树吧,我看到了他的树根。”

叶辰也知道那是一棵树,但也正因如此,才会感觉不可思议。

随后,两人到了水池旁边。

水池云雾翻腾,一直都在蒸发,按理说早就应该干涸了。

但是池子里面却还剩下了不少的水,原因很简单,在水池下面,有着一个很小的泉口。

源源不断的泉水从那泉口中涌出来,保证池子里面的水不会减少,甚至干涸。

两人确定了水池里面的水没有问题之后,喝了个饱。

唐凯看着那不断往外面冒出清澈温暖泉水的出水孔,脑袋里面突发奇想。

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堵住了出水孔,想要看看水会从什么地方渗透出来。

结果他的手刚刚碰触到出水口,顿时就有一阵恐怖的吸力,从那出水口里传来!唐凯一时不查,整个人一下子就摔进了水池子里。

叶辰听到唐凯落水的声音,回过头来,唐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池子表面还有水波在不断荡漾。